药在何处 |《药神》观影须知

Intro:关于影片的讨论并不少见,但在信息的准确性与完备性上异常欠缺。惯于追随热点的作者往往以未经考据的信息作为“事实”,形成“观点”,读者接受了这些“观点”,加工出自己的“猜想”传播出去。最终似乎人人都获取了足够多信息,有能力讨论宏大命题,但更多时候,讨论只是始于“猜想”又止于“猜想”,真理并未越辩越明。

高药价不应该是被批评的对象,药企和政府政策并没有那么不堪。我们最大的幸福是不得病。 《我不是药神》成为了近年来突破9.0分的国产神片,片中对高价药、白血病人、医疗的关注引起了观众的共鸣与感动。 自己曾经是一名医疗保险方向的研究生,而且2009年第一个横向研究课题恰恰是针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格列卫(就是影片中“格列宁”的原型药品)的。 结合所剩不多的专业知识,和还算印象深刻的课题经历,看看这部引领娱乐的电影折射出哪些药品和医疗保障方面的问题。 01 — 为什么有的药品价格奇高? 一、成本高 其实很简单,就是成本高。我们日常接触到的药品大部分价格还可以接受的原因在于,它们都是已经研发出来很多年、很多药企都可以生产的药品,已经走过了专利保护、高价格的阶段。 但是,还有一类药品,它们是针对某一种疾病的靶向药(俗称为“特效药”),其研发、临床试验、批准上市都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资金,同时这类药品也几乎全都申请了专利保护。 影片中药品原型“格列卫”就是这一类药品。格列卫是瑞士诺华公司(全球三大药企之一)于2001年获批上市的靶向药品,专门针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胃肠道间质瘤。 格列卫可以说是慢粒患者的“救命药”,能够明显提升患者的生存质量和生存期,可存活达到10年以上。 格列卫研发历时近40年,耗资数十亿美元,价格自然也是“黄金价”:每盒23500,每月一盒,一年28万。

《我不是药神》

因此,本文把尝试把碎片化的认知整合起来,特别是把曾经出现过的、有价值的报道和观点拉回大众视野。你大可以跳过那些已知章节,只在感兴趣的部分深挖下去。但希望这种体系化的方式能减少重复阅读的必要,更高效地提升你的知识增量。

图片 1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刷屏朋友圈,受到很多网友好评,甚至还有网友说这部电影让人重新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

具体而言,我们会先把目光投向药企:

药品的研发投入

看过的人都说是本来是冲着徐峥去的,以为是一部会让人爆笑的喜剧,没想到看完电影却笑中带泪。

  • 药企的原型是怎样的?
  • 是否有定价过高之嫌?
  • 药企有多盈利?靠专利垄断权是可耻的吗?
  • 放开专利垄断,国人就能用上平价药吗?

二、专利保护 与音乐、电影等知识产权保护不同,我国在药品专利保护方面是比较严格的(或许是加入WTO的条件之一)。 格列卫在专利保护期内有单独定价权,且不允许其他药企生产仿制,它也就成了高价药的典型代表。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印度有便宜格列卫的主要原因,印度政府对药品专利没有保护,客观上打造了“神药天堂”。

图片 2

然后是故事的主角:

图片 3

图片 4

  • 程勇的原型是谁?
  • 电影情节与现实有哪些差异?

专利保护

图片 5

最后再聊聊那些最让人揪心的问题:

药企的高价药品不能成为批评的对象。 原因也很简单,没有高价,怎么能收回成本、获得利润,怎么能继续研发新药?况且,药品本身也的确拯救了很多人。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事件进行改编,在剧情展现社会现实,发人深思。

  • 情理与法理是否是永远的悖论?
  • 作为个体,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02 — 如何应对高价药? 一、过专利保护期后进行仿制 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是2013年到期的,过专利保护期后国家就会允许其他药企生产仿制药,当然其商品名不一定叫“格列卫”,但化学名都还是“伊马替尼”。 比如,国内的豪森、正大天晴等药企已经有“格列卫”的仿制药上市,价格是原价的1/10。不过,仿制药的疗效和副作用可能不如原研药。 二、纳入医疗保险 在医保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一旦纳入医保目录,理论上靶向药的报销比例可以达到很高,因为患者少,比如中国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发病人数在3600人/年左右。 格列卫也不例外,当然可能时间上有点晚,2017年,国家将“伊马替尼”(格列卫的化学名)纳入了全国医保目录,报销比例可以达到80%以上。

图片 6

以下可能有少量不影响观影体验的剧透,enjoy : )

图片 7

图片 8

01 药企是否该挨板子?

医疗保障

“药神”原型——陆勇

1.药企的原型是怎样的?

(当时做的这个课题的目的之一就在推动将格列卫纳入当时的江苏省医保目录。)

剧中徐峥所扮演的男主人公程勇则是以现实世界中的“药神”陆勇为原型。

为营造戏剧冲突,片中研发出白血病特效药的药企被迫背上了“唯利是图”、“漠视生命”的反派设定。但现实中,药企的原型诺华制药却背负了相当大的慈善责任。据南方周末的采访,经中华慈善总会协商,诺华对慢粒白血病的非低保患者施行了3 9的“共助计划”——患者自费承担前3个月药费,后9个月免费领取药品。除格列卫外,还有8项针对癌症的援助项目;截至2018年5月30日,累计受助患者超过21.8万人,申请批准率为89.76%。

03 — 制药企业、政府政策并非那么不堪 影片为了情节冲突、剧情需要,将药企塑造成了病人的对立者(观影中后面一位观众在药企代表的镜头出现时,总会第一时间脱口而出:“衣冠禽兽”!),也为公安机关、法院塑造了铁面无私、不近人情的形象。 其实,药企和政府的政策并没有那么不堪。 诺华公司实际上从2003年开始就与中华慈善总会合作了“格列卫患者援助项目”。 帮助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贫困患者,对他们进行赠药。到2017年,已经累计援助了6万名患者。诺华还曾经因此获得过“中华慈善奖”。

图片 9

  1. 是否有定价过高之嫌?

图片 10

徐峥扮演的男主角——程勇

瑞士原版格列卫在中国的定价是每盒2.35万元(100mg*60片),按3 9计划,每年支出约7万元。对比美国(每盒1.36万元)和韩国(每盒约1万元)的定价,中国在共助计划下的价格并无歧视。但相较于收入水平和纳入医保的程度,药品价格对于一般收入的家庭确实是沉重负担。

格列卫的援助项目

图片 11

自2017年起,国家陆续取消了公立医院药品加成费(10-15%),进口药品关税(5-8%),抗癌药物的增值税由17%降至3%;部分省市也陆续将格列卫纳入医保。如影片结尾所说,未来是在变好。

影片主角“程勇”的原型陆勇,在现实中也被检察院撤销起诉,以“彰显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陆勇在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用药的时候,发现了印度的仿制药,并于2004年开始免费为病友代购,2014年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被逮捕。2015年,检察院向法院撤销对陆勇的起诉。

“药神”原型——陆勇

  1. 药企有多盈利?靠专利垄断权是可耻的吗?

图片 12

图片 13

患者总希望,药品的价格能一降再降。但对药企而言,盈利不总是件容易事。诺华制药2017年收入491亿美元,营销与销售费用128.6亿(26.2%),研发费用89.7亿(18.3%),净利润77亿美元(15.7%),其中65亿美元的利润以现金分红的方式给到了股东。

对陆勇的不起诉书

陆勇如何走上“药神”之路?

看上去,药企似乎还有10%以上的降价空间,但减除这部分毛利显然不能改变药品价格高昂的事实,相反还会影响药企持续开发创新药的能力。一款新药从合成路线规划,到制药工艺开发,再到药代动力学、毒理学验证和临床实验,通常要经历数十年时间,平均投入40亿美元以上研发成本,但专利保护期平均只有10年。如果保护期内都不能让药企赚回利润,那么如何支撑他们持续开发新药,只靠医学生们的满腔情怀吗?

04 — 最大的病是穷病,最大的幸福是不得病 影片中有一金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病,是穷病”。我们个人更应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不得病”。 当年做课题,到南京、苏州的医院去调研、访谈白血病患者的时候,病人面对病魔的眼神、家属绝望暗淡的表情,以及看到我们拿着问卷,以为能够得到一点帮助时的急切,会让人觉得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疾病,我们最大的幸福就是健康。 锻炼身体、心态健康,少一些戾气、多一些包容,就是健康,就是保命。 当然,生病也不是我们主观上可以避免的,现代生活的工作压力、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客观上还是增加了大病的风险。 所以,在主动寻求健康的同时,还是要做第二手准备:配置保险,特别是重疾险,至少可以在患病时获得一部分经济补偿。

图片 14

且专利期一到,药企的收入就会有明显滑坡。2016年2月,格列卫的仿制药在美国上市,受此影响,2015-2017年诺华在格列卫上的销售收入从46.6亿美元降至19.4亿美元。仿制药对原研药的冲击不言自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里垒-skywalk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02年,47岁的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且不间断服用。当时的陆勇足够幸运,他的外贸工厂赚的钱比一般工薪阶层高很多,但吃了近两年正版药,再加上各种检查治疗费用,他的家底几乎被掏空了。

4.放开专利垄断,国人就能用上平价药吗?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

对中国患者而言,更大的问题还不是“病重之人用仿制药是否情有可原”,而是国内仿制药开发能力严重不足。即便专利垄断到期,或是执行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国内正版药的价格依然远高于印度仿制药价格。大象公会对此有一篇长文解读,《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简单归纳为四点:药企能力有限,辅料生产规范疏于管理,仿药一致性评价的制度和标准缺失,临床实验困难。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点击链接深入阅读。

图片 15

总之,与其把矛头指向药企,不如推动中国的仿制药行业尽快提速。

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

图片 16

图片 17

02 主角“程勇”其人

印度生产的的仿制格列卫

  1. 程勇的原型是谁?

于是,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程勇的原型是陆勇,剧本中他是为了赚钱才去卖药的商人,但现实中他自己就是白血病患者,买仿制药最初是为了治病。陆勇对剧本的形象改动不太满意,但制片人解释,改写后的故事能让人物形象升华。为营利而卖药,也是电影中判决与现实中不同的原因。

图片 18

影片上映前,陆勇对外发布过一则声明,他表示不希望影片的爆笑建立在病人的痛苦之上,对他而言,命是活生生的,“命不是钱”。他感恩社会的进步,不想造成对立,也不想被当成对抗法律的个人英雄。

由于瑞士诺华公司的格列卫药品的专利保护器在2013年到期,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仿制此种药品,仿制药的价格也随之不断下降,直到2014年9月,仿制药的“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1. 电影情节和现实有哪些差异?

图片 19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药在何处 |《药神》观影须知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