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善与恶中的救赎

最沉重的恶在一开始就打下深刻的烙印,仿佛所有的善都在救赎,而所有的善都不足以成为救赎,挣不脱,洗不掉。 ——题记
       何为善?
       何为恶?
影片的开头,便是用了怪诞的说书式旁白首先交代了三兄弟犯下的灭门惨案。随后,便像是人之常情般,我们都会用带着放大镜的目光,去看待这三人的所作所为。从小丰拼命制服歹徒,自道背老奶奶上楼到后来的种种善行,我都有些不解,他们明明应该是穷凶恶级的歹徒,为什么会做如此多的善事?我想,这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不被别人发现自己曾经犯下的弥天大罪,方便躲藏吧。也许人天生就是这样,一旦某些人曾经做错过什么,那么别人就会用有色的眼光看待他的所作所为。
  
直到我看到了这两幕:小丰不远千里,奔波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给尾巴取她心爱的小金鱼。以及,当阿道要把尾巴送走的时候,小丰忍不住拿出尾巴的病例,坐在地上崩溃地哭着的场景。
  于是我开始相信,他们心中是有善的。他们在为当年所犯下的错误忏悔,拼命的赎罪。
  
然而,最沉重的恶在一开始就打下深刻的烙印,仿佛所有的善都在救赎,而所有的善都不足以成为救赎,挣不脱,洗不掉。
  
太阳2注册,影片最后以三兄弟的死为结局。但原因并不是因为事情败露,而是为了尾巴,为了那个叫他们“爸爸”的小女孩。孩子在长大,他们心里清楚,这种事情不可能永远瞒得住。万一有一天让孩子知道真相,绝对是灭顶之灾。抚养自己,那么爱自己,却是使自己全家惨遭杀害的人,谁知道了不疯啊。而且只要他们活着,这种可能就永远存在。唯有死,才能让孩子轻松地活。
  
在监狱里,伊谷春问小丰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小丰迟疑了一下,说:我们,我们应该算是好爸爸。
  
这样的一个人,你无法说舍不得他死,强奸案的作案人,再多的善也抹不掉当初的一念之恶。同样,你也不能干脆利落叫好,因为他,又是一个一直在尽自己一切努力去救赎的,切切实实做了许多善事的人。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对或错,善或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东西。同样一件事,在你眼里是错,可在他人眼里,也许又是对的。善与恶亦是如此,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边界。所以很多事情不能从单一的角度去看,将心比心,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大善与大恶,并行不悖。
他们在黑暗中用救赎去换取阳光。
  
  
这部片子还有两个场景让我感触很深。
  
一个是小夏和自道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在大桥上的狂欢,自道说:要是有什么事,拿什么赔你?小夏开玩笑地回答:拿命啊。自道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然而自道的内心独白应该是这样的吧:我杨自道是一个逃犯,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小夏,我拿什么才配得上你的爱?
  
无法爱人,无法光明正大地活在太阳下,就如同小丰所言,这么多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明天。所以他们都在等着鞋子掉下来的那一天。想爱却不能爱,通过前面的狂欢与后来的别离对比,为整部片子增添了一份悲情,为自道这个人物增添了一份无奈。
  
还有一个场景是伊谷春跟小丰说起赃款的时候。小丰承认自己拿了赃款这是我能够想到,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伊队竟然自己垫上了小丰拿走的钱。这算不算是法网与人情的碰撞?人犯了错,即使出发点是好的,那也是犯了错。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但是,在保存“法”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让“善”得到满足?伊队显然给了我们答案。

另一边,杨自道在路边偶然遇到有人被抢劫,仗义相助的他结识了伊谷春的妹妹小夏,但也被歹徒所伤。发现阿道受伤的小丰连忙将他送往医院,并提起伊谷春的事。二人商议后决定把“尾巴”送人领养,赶快逃离此地。但就在二人决定将“尾巴”送走的当日,于心不忍的小丰向阿道透露出“尾巴”已患重病的事实,二人决心认命,全力将“尾巴”治好。二人在医院中偶遇伊谷春和小夏,阿道和小丰的同时出现再一次加深了伊谷春的怀疑,而小夏则因为上次阿道的硬汉行为而对他展开了疯狂的倒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无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个人感觉这是我在15年看过最好的一部国产悬疑片。电影被一种压抑残酷的氛围贯穿始终,让人对小丰三人赎罪之路感同身受。故事人物个性鲜明,伊谷春的冷静敏锐,小丰的温柔自责,阿道的阳刚勇敢,小夏的纯真热情都让整个故事更加饱满。人物冲突激烈,多场对手戏都非常有看点。结局虽然在意料之中,但能触动人心。

陈比觉,看似是个傻子,但却是智商160的天才。当辛小丰与杨自道在庆幸消除了伊谷春对他们的怀疑时,陈比觉已经算到要出事了,提前了半个月就躲了起来,但最后还是为了兄弟情谊和自我救赎跳海。

在房间里,伊过人的观察力让他发现了房东暗藏的监听设备,偷听到二人对话的他已经彻底知道二人就是当年灭门惨案的凶手。正在这时,伊接到小丰电话,从台湾来的杀手被找到,需要进行紧急任务。在任务中,伊因为确认了小丰的身份而对他处处提防,但是台湾杀手凶残的作风让其他警察根本招架不住,连他自己也差点从高楼跌落,全靠小丰抓着,命悬一线。形势越发危急,伊让小丰放弃自己,并向小丰透露出自己已经知道他们杀人罪行的事实。小丰震惊之后仍然决定拯救伊谷春,就在二人都命悬一线之际,伟大的人民警察从天而降(汗),解救了二人。

杨自道,憨厚老实中带一些狡黠。从他遭遇抢劫却不让警察发现,见义勇为受伤不敢去医院,可以看出他很害怕“见光”。与其说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尾巴的快乐成长,不如说是对七年前灭门惨案的自我救赎。他与小夏的感情线也是推动故事发展。有了小夏,这才能让杨自道与伊谷春合理地相遇,才能让伊谷春发现他们三人不是同性恋。最后他与小夏的别离为本片增添了些许温情,但本片大可渲染他们三个与尾巴的亲情。

七年后,生活在另一个城市的三人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辛小丰成为了一名协警,在行动中以冲在最前,不要命著称。杨自道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热心的帮助有困难的人不求回报。而陈比觉因为当年的争执戳瞎一目,已经疯了。三人均为当年的事所累,良心倍受谴责,以不同的方式在赎罪。就在这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从案发地调来的新任警长伊谷春从天而降。此人过人的观察力和直觉让辛小丰和杨自道都感觉惴惴不安,在此人面前也是不自觉的流露出闪躲的神情。之后二人更是租了一处偏远的房子来减少与伊谷春的接触,但却不知已被行为怪异的房东暗中用监听设备监听了。在日常的任务中,伊谷春对辛小丰过人的胆识和机敏的身手颇为赏识,但也对他游离闪躲的神色感到怀疑。之后伊谷春也多次寻找机会与辛小丰单独相处,并故意提及当年的灭门惨案,辛小丰不自然的行为加深了他的怀疑。

纵观本片,几乎没有多余的人物:台湾人让伊谷春误以为辛小丰三人是同性恋;小夏与杨自道的感情线让伊谷春消除对辛小丰三人是同性恋的误解;有窃听癖的房东让伊谷春确定了七年前惨案的凶手。唯一与剧情有些突兀的是伊谷春与辛小丰在天台上追歹徒时,从高楼掉下的警察,引来观众一阵哄笑。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善与恶中的救赎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