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心——The Dead End。

A.内容:

我不想谈冗长的世界电影发展史以及复杂的电影类别、电影类型和类型电影,因为那是专家们的事。对于一个普通观众而言,边界本身是模糊的,商业抑或文艺,叫类型电影抑或叫实验/先锋/作者电影都无关紧要。好与不好的判断,非常简单地取决于几点:(1)引人入胜还是味同嚼蜡——故事和叙事的基本成功;(2)是否能引发观众的同理性的感应或共鸣——在心理曲线和情感曲线上,人物与观众的契合;(3)能否带给观众艺术的享受和快感——电影语汇、表演、制作等等方面的艺术审美;(4)能否激发观众对某一话题/现象/观点/理念的深入思考——道德判断、价值判断上激起的共鸣以及电影在道德判断和价值判断上的开放性气质。而在中国电影进入市场化的时代,无论曾经的大师,还是异军突起的新锐,面临的最大的尴尬,就是在这四个方面间的顾此失彼。

昨天心情烦躁,因为马上离开家了心里又慌乱起来,想看一部电影缓缓,起先看了一部《第三种爱情》,看完更生气了,于是看了看吐槽的影评,感觉舒服了一点。后来才看了这部《烈日灼心》。

a.剧情梳理:
       三兄弟中的小丰因一时情欲的冲动犯下了强奸罪,没想到女孩心脏病突发猝死。三人虽没杀人,但被卷入灭门大案。良心不安,便回去抚养了遗留下来的孩子。七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拼了命地去做好事,但到头来仍无法心安。将要被抓,想逃但是良心(尾巴)拖着他们的后腿,他们认命,但是为了更好地实现良心,他们也要挣扎挣够手术费。到最后,被逮捕,心甘情愿地寻死,给尾巴一个干净的将来,其实也是给自己的一个解脱。

 

烈日灼心,光听名字就觉得很有内涵,画面感丰富。

b.对烈日灼心的理解:
       烈日表面上指有一双毒眼的伊队对他们的怀疑,调查让他们不安;烈日深层次上指的是良知。无心犯下的滔天大错让他们良心不安。为安心,他们想尽办法去做好事弥补。似乎做任何好事都不过分。良知每天都在灼烧着他们的心,让他们备受煎熬。让他们在潜意识里自卑,认为自己不配得到好的生活。

而《烈日灼心》,不但完满得达成了平衡,曹保平更是成功地将其个人的风格糅合成《烈日灼心》浓郁夺目的艺术个性。

后来伊队说法律,把“法律”这两个字解释得真好真贴切。

c.犯罪心理:
      博弈:良知vs逃亡。 仨人本性不坏,见由自己而起的灭门案惊慌失措;走人后良知清醒了一点,抚养遗婴。但仍选择逃亡;良知赶着他们做尽好事,以求心安;逃亡和良知的最终一役,在于知道尾巴患重病,急需手术的那一刻,良知胜了。但为了把良知进行到底,他们又选择垂死挣扎挣够手术费。到挣扎不动了,就一次性把该有的不该有的债都背到了自己的身上,以死解脱。

 

“你知道什么是人吗?”

d.杂思:
     人一次次的选择把自己送上了自己该走的那条路。性格决定命运。
太阳2注册,性格的极端:要逃就逃彻底,要还就还彻底。
     其它的可能性:抱回遗婴后,将她交给好的福利院或好的人家,小丰自首,协助警察抓住杀人犯。这样也许不是一个好故事,但它会是一种好现实。
 
e.细节回想:
     (1)末尾的智商为163的小陈也自杀了,也许作者想弱弱地说明“良知高于智商”。
     (2)不妥:为何智商为163的小陈在和兄弟、尾巴在一起时也装傻呢?也许是“骗得过兄弟,就一定能骗得了警察”的逻辑。若真是这样,高智商的犯罪者活着真累。
     (3)暴露警察办案的弊端:理所当然地认为强奸女孩的罪犯会灭口。这也是所有人容易犯的想当然。

看电影之前,就有朋友微信点评“全程无尿点”,这样的评价是对《烈日灼心》叙事成功的肯定。《烈日灼心》,故事的线索极其简单,三个七年前犯下灭门大案的在逃犯,为赎罪救下被害人遗孤,七年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在各自工作和生活的领域扮演着“好人”的角色,直至对事业执着的“天才”警长伊谷春走进了他们的生命。于是,一场关于追查真相和掩盖真相、情与法的对抗较量就此展开。故事以辛小丰为叙事中心和切入点,在简单凝练地交代完七年前血案以及三个逃犯的身份、关系、当下的生活及状态之后,伊谷春出现。正是伊古春出场时寥寥几笔有关职业素养的描画,使得伊谷春进入辛小丰生活的事件变成了《烈日灼心》的激励事件,它打破了辛小丰兄弟已经达成的生活平衡,使快速逃离还是继续“潜伏”成了辛小丰他们不得不面对的两难选择,也构成观众观影时第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悬念:“警察胜出,还是逃犯胜出?怎么胜出?何时胜出?”。而围绕着这一激励事件之“逃”与“留”的选择及悬念,故事在对抗中很好地铺展和发展下去,伊警长敏锐的洞察力之下,破绽暴露得越来越多,“逃”的砝码也越来越重。这时尾巴的疾病以及手术成了选择无法达成的干扰因素,僵局依然在悬崖边胶着。但跳楼男的出现,为故事走向带来了转机,被动的辛小丰开始反击,他设计的同性恋之局将伊警长引入歧途。就在“胜利”的天平又向逃犯倾斜时,编导预设的另一颗定时炸弹(邻居窃听记录,也是本片又一非常出色的悬念)终于引爆,裹挟着真相大白、悬念释放的巨大能量,故事的列车一路狂奔向高潮,摩天大楼的屋顶和边缘。在此,编导以极端的环境、极端的事件成功地无限压榨着故事压力系统的空间,把本片对抗着两个人物全部逼入了绝境。生,还是死?我生,你死?还是我死,你生?而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中,伊谷春和辛小丰终于都做出选择了,伊警长是:我死,你替我完成职业的使命,然后自首,将命运交给法律去审判。辛小丰则是:我认命(死的必然结局),你活,为此,我要竭尽所能让我们两人现在都活。当楼顶追踪的段落终于有了个了断,原本以为故事应该马上收尾,所有悬念也都应该揭开谜底了,但意料不到的,却是曹保平居然又将故事拖长了近1/7的长度。我相信这1/7一定会遭致很多的诟病,因为我也曾经是这诟病大军中的一员,但一夜的辗转反侧、反复思量后,我只想说,曹保平很技巧也很聪明地将一个原本早就存在的悬念“水库血案真相”一直压制在故事暗中的某个角落,无限延长其暴露释放的时间,并在最后这1/7处浮出明面,成为故事继续走下去的推进力,以期在高潮之后依然能够再次发力,冲向他所想要抵达的彼岸——主题思想的表达。

“在我眼里,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他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没有对错,这就是人。所以说,法律特别可爱。它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它清楚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脏事儿,想想可以,但做出来不行。法律更像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它不像宗教,限制你眼高手低,就踏踏实实告诉你应该怎么样。又讲人情,又残酷无情。"

B形式:

 

晚上看其他人的影评说,法律即代表着烈日,灼烧煎熬着那三个人的心。

a.在展示完三位青年与一桩灭口命案有关,然后努力过回普通人的生活的小引子之后,再给出电影名称:烈日灼心。给观众一个概览。

《烈日灼心》之人物设置是精简有效的,基本做到了无一无意义之人物。撇开三兄弟和伊警长不谈,跳楼男的存在,不但反衬出辛小丰天赋才华,同时也和故事两次重大逆转有关。窃听邻居的存在,巧妙地在主要冲突线的悬念外,又铺设了一个贯穿全局的悬念——定时炸弹何时炸响,同时由它来揭开谜底的安排,更体现了曹保平一贯对现实冷峻的姿态和反讽气质;唯一一个可能遭遇挑战的小夏,问题也不是出在小夏存在的意义,因为小夏的存在是有意义的。第一它是一种试探或测试,代表性地反映了背负沉重十字架的三兄弟对于爱情刺激的态度,而爱情本身又可以看成是正常的人生生活的一种代表,因此,小夏施加于阿道的刺激,其实直观反映了三兄弟的生活和正常人生活之间的距离。第二,在辛小丰所设的同性恋的局里,她是变数和可以逆转的力量,正是小夏的存在、小夏的介入、小夏的选择,增加了这一情节段落中冲突的复杂性和烈度。小夏的问题是出在了(1)小夏身份背景、小夏和阿道共同经历事件的性质和强度与角色思想行为的逻辑间产生了巨大落差;(2)饰演演员的表演和其他演员相比造成的不和谐和出戏感。

好,我从头开始捋这部电影。

b.以说书的口吻讲述引子,故事性强,降低恐怖程度。

《烈日灼心》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它开放性的气质,使得观影之后的思考变得饶有兴味,且可以无尽地探讨下去,因此,这里分享的也最多是只个人的一点心得,无所谓对与错,只为抛砖引玉,因为如果缺失了反思这一环节,对于《烈日灼心》这样的影片来说,终不能算是达成审美闭环的圆满了。“罪与罚”以及“救赎”,我相信很多人的思路都会走向这个方向,但经过一天一夜的思考之后,我却想说《烈日灼心》真正想要表达的是救赎之无法救赎。

影片开头是评书式 开头,这让我觉得很新颖,眼前一亮。很多人说这段模仿单田芳的评书直接点明凶手是谁是一个败笔。我不这么认为。我没看过原著。但就这部电影而言,我觉得点明与不点明,其实是两个方向。点明了凶手,就悬着一颗心,看何时那三个人会被法律制裁了。这一定是一部能直击内心的电影。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的开头,让我觉得新奇,我很喜欢。

c.最后小陈死前的一段主观镜头很新鲜:让观众成为了小陈的身体。

 

影片过程中,是辛小丰和阿道为主线展开。小丰是一名协警,与伊队完成了很多案件,对这位头儿既有尊敬,也有抗拒。伊队太危险,他有猎豹一般的嗅觉和行动速度。阿道是一名的哥,每天拉客,同时也会做好事。

d.台词设计得精简洗练,没一句废话!!!

要说清这个观点,可能先得从伊谷春有关法律的一段台词说起。虽然不能记清原词,但这段话的含义却很清晰,基本表达了几层意思。第一,法律面前不存在好人与坏人之分;第二,法律关注的只是你所行的这一件事及造成的后果,所谓“法不诛心”,它也不关注你在这一件事之前和这一件事之后所做了多少好事;第三,法律所界定的其实是行为规范底线的边界,它所惩戒的都是超越这边界的行为。也许多少和职业领域有关,对这段台词之见识我是非常赞同也非常欣赏的,同时我也认为它在此片中及其重要。首先,它为伊谷春一切行为找到了思想的基石;其次,它明确地指出了超越底线边界之罪,从司法上无法宽恕这一事实;第三,它区分出行为规划上,法律和道德不同的地位,从强制性看,道德要低、要宽松得多,但从标准上看,法律规定的只是人行为的底线,道德约束要远高于法律。而与这段台词相类似的,是伊谷春处理被辛小丰拿走的4000多元赌博款的情节设计。除了再次突出伊谷春的职业敏锐以及他对辛小丰欣赏和珍惜外,它非常技巧地将“错(或者说违规)”和“罪”做了对比,也展示了伊谷春有关情与法的尺度。

我觉得这两个职业选的很是恰当,很符合他们作案之后的心理。的哥本身就是一个能听到很多生活小道消息的职业,而协警也同样能知道有关案件的消息。他们有智商,细心,这是人物上的新意。同时小丰和阿道在工作中也是豁出去的勇敢与不要命,很多人说是赎罪,我同意。但这种赎罪又带了一点自虐的意味,一种不在乎自己生命,想死的味道。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烈日灼心——The Dead End。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