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热爱而燃烧生命

   "说好是一辈子,差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是一辈子~"

虞姬,程蝶衣,小豆子,三个不同的生命,却成为了一个人。
小豆子的一生就是一场戏,当他是小豆子的时候,他是一个被做妓女的母亲抛弃在戏院的苦孩子,忍受着各种残忍的训练,对于一个刚离开母亲的小孩儿来说,这一切都是没什么意义的。他不懂为什么要忍着痛压腿,忍着寒冷训练,只是遵循着本能,决定逃离,虽然这里有很照顾他的师哥,但是他怕疼,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忍受这种疼痛。
当他随着拥挤的人群进入戏院,看到真正的所谓的角儿在台上的演出,看到现场的情况的时候,他是真的陶醉了,这种艺术魅力打动了他,那种火爆的场面震撼了他,他开始懂了为什么要忍受那些非人的折磨了。同小豆子相比较的是小赖子,戏剧对他的震撼是那火爆的场面,众人追捧的快感,是在成为名角儿之后能够有钱,可以享受,他的目标只是冰糖葫芦,也就是现实的物质回报,所以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师傅的惩罚,他选择吃完所有的冰糖葫芦,永远的避开这种苦痛。
而小豆子选择了承受,小石头选择了承受,但是要塑造一个完美的虞姬,要做的不是忘记最浅薄的物质享受,还要摆脱本心中的执念,所以他承受了,也有模有样的开始练习了,但是这时候的小豆子仍然念叨的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时的小豆子还分得清,戏和真实,但是却还是固执的将自己的本真的生命放在戏里,所以这女娇娥还是男儿郎的问题总是缠着他。当小石头用烟头烫他的嘴,惩罚他的时候,因为这个满脸心疼,但是又不得不做的师哥,他因为这个人而愿意忘记心中的执念,而将自己的生命真的给了京戏,给了这个会跟他搭一辈子戏的人。这里可以对比的是小石头,相比于女儿态的小石头,豪爽气质的霸王就容易扮了,所以小石头没有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他将戏和人生分的很清楚,他的本性中本就没有像小豆子那样的偏执,他也没有投入小豆子那样的感情,所以他不会因为一个人而陷进戏里,所以未来,霸王才成了假霸王。
程蝶衣,当小豆子变成程蝶衣,就是小豆子走上了惊喜的舞台,他将自己的生命看成是演出,也是视演出如生命。在程蝶衣心中能否可以称为是角儿不是观众的评价,而是自己心中的评价,他不在乎下面的观众,不在乎情境,不在乎纷乱,只要换上戏服,只要在舞台上,他就是剧中人,那就是台上人的生命,不能中断,中断即是夭折。程蝶衣的生命只为京戏,当法庭审判的时候,他说出的话是,‘我也恨日本人,但是他们没有打我,青木如果不死,京戏早就传到日本国了’在蝶衣的世界里,只有京戏,只剩下京戏了。
虞姬,袁四爷评价说蝶衣演的虞姬是化境了,就像是虞姬再生了,这个感觉最明显的是来闹场的国军跟戏院的人打起来的时候,蝶衣在幕布后面半露身子,带着点恐惧的眼神,那时候真的是虞姬不小心闯进了这个剧院,那种面对新情况的畏惧、陌生的感觉真的让人震撼。虞姬静静的看着霸王,看着自己心中的霸王在落魄的环境中的拼杀,那个时候他还是在自己的戏中,如闯进人间的神女,无人可以亵渎,这两个镜头就像是两个世界,也真的是蝶衣心中的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写照。
因为小石头是霸王,所以他愿意变成虞姬,也真的坚持着师傅的从一而终的嘱托想着这样能够和那个人从一而终,蝶衣希望用京戏将自己和师哥永远的放在一起,他对京戏的痴迷来自于自己内心的沦陷,也是对于师哥的沦陷,所以当那个支持他的艺术生命的霸王变成假霸王的时候,蝶衣说”你们这群骗子,你们都骗我······连霸王都给人下跪了,这京戏能不亡吗?这是报应!“在这里支撑这个艺术生命的支柱断了,霸王没有了,京戏也要亡了。
最后,蝶衣唱”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当这个意识回来的时候,蝶衣才发现自己错了,错了一辈子,男儿郎怎么会对男儿郎有什么感情呢?已经意识到自己是男儿郎的小豆子怎么能再完美的演绎虞姬呢?这一场戏该散场了。虞姬也该退场了,虞姬饮恨别霸王,蝶衣别了段小楼,程蝶衣的戏散场了,最后段小楼的一生小豆子就像散场的锣声告诉我们,小豆子回来了,小豆子也没了。。。。

因热爱而燃烧生命
                ——《霸王别姬》观后
记得我是在熄灯后的宿舍,在一片昏黑下看完这部电影的。

       这段很清楚的表现出蝶衣拥有的那份执着,哥哥的演绎使其更加形

        蝶衣出现在一片灰暗的色调里。蝶衣的母亲是妓女,妓院养不得男孩子。他的母亲才迫不得已把他送到戏班子。然而蝶衣生来六指,从母亲一狠心把那六指生生跺去,蝶衣悲情的一生便开始了。戏班子每天严苛残酷的训练,还有不小心就会临到头上的残酷的惩罚,让他的生活笼罩在阴影之下。
        
        “小女子年芳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那是多少次被打过被骂过他不肯改口的戏词。
自从师哥用烟斗捣过他的齿舌,他终于改口了。从此,他入了戏,成了虞姬,成了真的女娇娥。
他太入戏,于是他爱上了霸王,爱上了小楼。
        从此,他成了霸王,他成了霸王身边的虞姬。

神兼备,于是就注定了他会耗尽一去坚守着自己的信念,最后的以自刎的方

他本想,若能这样一直唱下去,我做我的虞姬,你做你的霸王,永远活在戏里。然而世事哪得如此安排?菊仙的出现,成了蝶衣心中最难解开的结,这是现实的世界扇给蝶衣一记响亮的耳光。她抢走了蝶衣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可怜蝶衣却始终执着着,他仍在他的戏里,他仍想着,她是虞姬,他是霸王。他第一次感觉到现实的可拍,他还是他的虞姬,霸王却爱上了别人。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因热爱而燃烧生命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