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戏

还是喜欢看刘涛演古装,雍容华贵优雅大气的夫人和小姐都很适合她,再搭上不出戏的表演,的确很舒服养眼,哪怕虚弱的躺在那,自有一番矜持又俏皮的大家闺秀底蕴。 仲达吴秀波一如既往地稳定,惊闻华佗被杀,连忙安抚父亲走后,眼圈泛红真的有泪光在眼眶打转,在心痛之余仍能察言观色出父亲的恐惧,赞赞帅气波叔。 李晨,很久之前在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注意到了,当年的清秀军官(是个团长?)如今长成了身手不凡的沉稳公子,目前来看表演功力有长进,后面表现有待观察。 好多老戏骨,看得出来剧组挺用心的,是下了一番功夫吧。整个色调主要为黑、红、金、黄,服道化或朴实或低奢却不张扬,很贴合朝代背景及人物身份。看惯了姹紫嫣红的古装戏,这样低调的色彩很是舒服。 看到了那几捆黑皮甘蔗,真的是古代就有的品种吗?

城堡四周依旧喊杀冲天,战争还在持续着。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微笑,所以一直都保持着这个姿态,张裂开的双唇,红鼻子,还有眼角边的那滴红色泪迹。

城堡内大堂中,安德里亚重伤倒在地上,依旧在试图站起来,直到这一刻还没有放弃。大堂正中央,魔王胸口的剑伤一点一点愈合,浑身冒着黑焰,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而我,被勇者之剑穿透胸膛钉在墙上,视线逐渐模糊,每一秒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生命在流逝。

  “你会表演些什么?”领头的那个人问道,一边用他的目光将我的周身打量。

“就到这里了么?勇者。”魔王看起来有些意兴阑珊。

  “笑?算不算。”被放大的夸张,每个小丑的必备技能,却是能逗笑所有人的悲伤。“还有杂耍与魔术。”

就说我不是勇者了,我心里依旧不平,但也懒得去争辩了。只是虚弱地听着胸口滴下的血滴,滴答、滴答,好像生命的倒计时。而记忆仿佛切割了时间,在这短暂的最后清晰回放。

  “表演一下。”

我叫艾伯纳·安德烈,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我的体内却流淌着不平凡的血液,我的姓氏曾经代表着这个大陆最高的荣誉。而这一切,全部因为我的先祖。

   于是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球,抛起,旋转,然后准确无误地落在我的头上,再配上一些早已烂熟于心的魔术,过程完美,无一不在结尾时失败。

千年前我的先祖是一名勇者,在魔王统治的黑暗年代,他在光明的指引下,举起勇者之剑,勇敢地与魔王做抗争,最终与魔王决战于魔王城,也就是如今的比其尔城堡。只是,最后他还是失败了。

  “哈哈哈......”我听见人们的传来的声音,觉得自己可能被录取,一切正如预料之中。

于是他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魔王封印了起来。

  “Joker,你真的不和我们一切离开去找一份更体面的工作吗?”

那一战中,勇者之剑彻底粉碎,只留下了一截剑尖,做成了护身符,一代一代传到了我的手中。

当初马戏团解散的时候,Brown这样问我,带着她的棕色头发,依旧笑得那样灿烂。我在她的脸颊上轻落下一个吻。

所有的荣誉已随历史尘封在过去,曾经背负着整个大陆命运的姓氏,到我父亲这一辈不过是一个普通马戏团的普通飞刀手。靠着取悦观众,赚取微薄的薪水勉强维持生计。

  “不了,我还是重新找一家马戏团吧,继续当我的Joker,改变太为繁琐,像我这种人不适合习惯另一种生活。”

直到几年前父亲也去世了,我自然而然地继承了他的事业,依旧过着平凡得日子,但我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抱怨。我一直觉得平凡很好,也已经受够了父亲因为枯萎已久的荣誉,始终愤愤不平的心态。他始终不甘心自己拥有着自以为最高贵的姓氏,却只是个普通的飞刀手,但又无力改变现状。每日他最喜欢的就是向我讲诉先祖的故事,即便我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他却依旧乐此不疲。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再说话。老团长带来最后一场演出的收入,发放在每个人的手上,不多,却足够我撑上一阵子。毕竟现在看马戏的人越来越少。

无法安于现实的最终结果是父亲因忧郁而过早的离开。还记得父亲在去世前躺在床榻上,拉着我的手无比认真地对我说:“艾伯纳,记住。你是安德烈的子孙,你身上流淌的血液注定你将有不凡的一生。”对此我当然嗤之以鼻,但看着虚弱的父亲,我还是庄重地说道:“我明白,父亲。我必将恢复家族的荣耀。”父亲在听完我的回答后就满意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再没有醒来。

  “以后,你就住在这儿和Smile一起。”团长把我领到一间深绿色的帐篷里,然后留下我整理内务。和大多数的马戏团一样。深绿色,灰尘,折叠床还有堆放着的杂物,被不同的屏障隔开......我又想起以前的那个团体来,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只希望一切都好吧。

就这样,父亲走完了自己卑微又不甘的一生,在我言不由衷的承诺中,安详地离开了。人生最大的不快乐,来自于对现实过高的期待,并对此执着不已。勇者的荣誉属于千年前的先祖,但从来不曾属于我们。接受这个现实,接受我们平凡的身份,才能真正收获幸福。只可惜父亲到最后还是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这是Smile。”在我整理好一切之后团长领进来一个小个子男生,短发,消瘦,面无表情。脸上带着妆容,也是个小丑。

“艾伯纳!下一个就该你了,快点准备一下。”一个尖细的声音自我身后无礼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的主人必然是那个矮胖的团长,一个仅支付我们最微薄的薪水却还要找各种理由克扣的吝啬鬼。任何人在沉思时被人无礼打断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更何况我是安德烈,是勇者的后裔。即便我自甘平庸,但我依旧无法抑制血脉深处传承千年的骄傲。

  “你好。”为了表示友好,我伸出手去,朝他微笑。Smile依旧冷冷的,轻碰一下我的手心又很快抽开。我自知没趣,也没有再跟他说话。Smile也是很安静地看着窗外,渐渐暗下去的天空中没有月亮的影子。“也许是因为阴天。”我这样想,也没有说出口。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独角戏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