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大地》—做男孩,还是做男人?这是个问

然而,面对词锋锐利的爱人,杰克节节败退。他对于才学和宗教的信念被步步挑战,直至被现实击溃。

亲人的离世,使杰克从梦幻选择了宗教。当才华横溢,拥有强大的自主意识的杰克,以其雄辩的才能解释了一个永恒的宗教命题:上帝既然爱我们,为什么还让人饱尝痛苦?他为什么不阻止?这个难解的矛盾本来是无神论者攻击宗教最有力的论据。然而,坚定的杰克以雄辩的才能向基督徒们阐释,上帝为了让我们成长,所以让我们体会痛苦。我们如雕刀雕出的人像,刀子在脸上划过之时,我们在痛苦的体验中被塑造成形。听众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想想也的确如此,让有信仰的人摒弃怀疑,对信仰更抱有坚定的信念,难道不是一种救赎?

所有的故事都是从这句影片中最为经典的台词开始,而我的影评亦选择从这句话开始。
与本片的结缘缘于一个好友的一条短信,这位好友对于电影的品位一直让我由衷折服,于是在一个心情有些闲散的晚上便搜索本片,然而很遗憾,只有通过百度视频观看本片,影片的音效打了很大的折扣,甚至连基本的流畅性都无法保证,然而即使在这样一种简陋的观影条件下,这部影片还是直逼我心,让我有一定要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提笔,努力抓住一些情绪。
影片讲述的是一位名叫杰克的童话小说家兼牛津大学教授的爱情与人生。杰克的原型后来查资料才知道来源于赫赫有名的《纳尼亚传奇》的作者的生平事迹。这是继《莫扎特》和《她比烟花寂寞》后又一部直逼心灵的传记类电影。也正因为是传记类电影,故事梗概我便不再赘述,而着重说说那些扣动我的细节。
还是回到最初的题记,这句台词尽管在影片的最后才清晰表达,然而却是贯穿始终的线索,正如影片开头杰克抓住我的那一段演讲——
上帝既然爱我们,为什么还让人饱尝痛苦?他为什么不阻止?这个难解的矛盾本来是无神论者攻击宗教最有力的论据。然而,坚定的杰克以雄辩的才能向基督徒们阐释:“上帝并未应允我们绝不会经历苦难。但是我始终相信,上帝希望我们能不断地成长,并懂得如何去爱和被爱。苦难,其实是上帝警世的代言人。每个人就像一块块石头,等着上帝将我们雕塑成人。那锉刀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每一凿、每一锉,皆让我们痛如刀割,但却因此而得以造就完美的我们。我们在痛苦的体验中被塑造成形。
说起这一段台词给我的震撼我就不得不提及最近和一位好友的一场争执,争执便缘于朋友之间是否负重得了对于人生意义的探索和心灵的对话,这段时间一直焦灼于一种彷徨的痛苦,因为另一部我目前还不想评论的电影,那部电影掀起了我内心很多隐秘的角落,触碰了一些我尘封已久的沉重话题,而面对把这部电影介绍给我的好友,我很想和他聊点什么,但我发现很吃力,后来朋友直接表示——他不想再触碰这些话题,因为这些话题让他倍感压抑,甚至无法成眠!他需要活得更为具体一点甚至琐碎一点!……我理解朋友的感受,在safety和suffering之间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前者,即使那只是一种短暂的幻象。所以选择后者成了《少有人走的路》,所以朋友坦言我在单位乃至那个朋友圈内给人的异类感。换成以前,我可能会彷徨于自己的选择,毕竟有些评价对自己不利,并且这条路上荆棘密布漫漫修远,何时是个头?然而,这次,在选择方面,我不再犹豫,这种决绝的心情在影片中找到了绝好的诠释——“那锉刀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每一凿、每一锉,皆让我们痛如刀割,但却因此而得以造就完美的我们。我们在痛苦的体验中被塑造成形。”
其实这涉及到的还是选择的问题,选择一辈子做个男孩在一种安全的幻象中麻痹,还是选择做个真正的男人去承担去受苦在成长中清醒疼痛?这样写出来似乎大家会很好选择,但在残酷的现实中又有几人会真正承认自己只是个男孩自己是在选择逃避?
甚至连主人公杰克在写出那么多鼓舞人心的小说作出那么多激动人心的演讲后又何尝不是在逃避呢?
当片中的女主人公乔伊出现后,杰克的生活遇到了巨大的挑战,乔伊尽管是因为喜欢杰克的作品慕名而来,然而乔伊不是一个盲目的追随者,她果敢直接又热烈奔放的美国做派让杰克有些无措,但是却不经意间敲开了杰克的心门。她会在杰克为其儿子在书上写下“魔法永不消失”的句子时开玩笑道“如果消失,我们就诉他”;她会在杰克请求她朗诵一首自己写过的诗时选择“马德里的雪”,然后坦言这是她最不喜欢的一首,因为她从来没有到过马德里,从而道出了她与杰克的根本不同——她更在乎真实的体验,杰克却更喜欢躲在象牙塔里想象;她会在因为杰克的犹豫胆怯导致两个人关系无法发展时一针见血说出自己受够了杰克的象牙塔生活、自我保护、谦谦君子作风,大家都敬他怕他,但那不是她渴望的朋友关系,她需要更直接更坦白更推心置腹,触及情感与心灵深处的朋友关系。
   这让我想起《乱世佳人》中斯嘉丽与阿西里的情感纠缠来,其实阿西里已经被斯嘉丽如火般的热情所打动,但是他害怕接受,因为那如火的热情很可能灼伤他,他做了个男孩的选择——安全。同样,面对乔伊真挚的情感,杰克部分由于情感经验的欠缺与天性的腼腆,但更多因为过强的自我保护意识而不敢走近,而把一切包裹在谦谦君子与极度理性的外衣之下,正如他幼年失去母亲时的做法一样——
乔伊曾经问过杰克——你曾受过伤吗?杰克没有直接回答,而用他最擅长的理性思辩说道——苦难是化妆的祝福。后来在书房,乔伊又问到这个问题,杰克才说出当他九岁时,母亲死了,他对天堂其实根本没有信心,他不希望也不相信母亲死了,他觉得牙疼,很希望母亲来安慰他。乔伊接着他的话道——你一直等回廊的脚步声,母亲,却再也不来了。
   这是封尘的记忆,杰克用理性小心的把它藏好封口,他不想细想深想,害怕再次受伤。然而,乔伊的出现,将他用理性封住的瓶口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次理性与情感、信念与经验的碰撞将激烈撞击他的内心。
   这一段对话也深深触及到我的内心,同样是在九岁,我失去母亲,小时候,母亲曾是我的一切。我已经很难细致的去描述那段日子那份心情,但是我可以坦诚的是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潜意识是没有真正接受母亲已经去了,永远不会来了的事实的。不然就不会在往后很多的梦里我与观音谈判的情形——我苦苦的哀求菩萨,菩萨最后答应,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母亲就能回来。于是,惊喜之下,醒了,而这时理智告诉我,母亲不会回来了,那种冰冷的坠落感现在还记忆犹新。母亲的离去应该也是我成长道路上的一个关键点,于是,很多的选择我都必须自己做出,于是那段日子,性格也表现出明显的双重性。
   所以我理解杰克的选择(很巧,我的英文名也叫杰克),尽管我没有像他那样做选择。当然,他遇到了勇敢锐利而又爱他知他的乔伊,于是,那扇情感的闸门被打开,许多童年时候受过的苦又需要再受一次,而这种受苦是为了让他曾经掩藏的伤疤真正愈合。
   写到这里,我有想起武志红的命运重复论断,他说,所有童年的苦我们都需要再受一次,而那时如果我们拒绝接受事实拒绝承认悲伤,那我们今后的命运就会如受到诅咒般的一种不断重复与循环当中,只有我们把童年所受的苦带着觉知再去感受一遍,我们才有可能破除这种如同诅咒般的命运重复。而这部影片应该是诠释这一观点的绝佳教材:
在杰克母亲之后闯入杰克心扉的乔伊后面也罹患骨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命运给了杰克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如果还有没有表达的,那就赶快表达吧。乔伊的病危,终於唤醒理性过强、压抑否认掉情感的杰克,让他知道他已深爱乔伊。于是当杰克再到医院时,作了任何人听到都会大吃一惊的事。他跟病危的乔伊求婚,要她嫁给他,他不要之前法院公证的“技术性结婚”,他要在上帝面前、让上帝见证祝福的婚姻。当乔伊面对杰克的求婚问道:“你想让我在死前,作彻底诚实的女人?”杰克肯定的说:“不,我是想让我作诚实的人。” 这个时候,杰克已经做出了男人的选择——担当与承受。正如他明白自己对乔伊的爱情,他便决定忠于所爱,尽管乔伊已经不久于人世。
后面两个人在最后时光中的相濡以沫几度让我落泪,也让我明白了真正爱情的分量与厚重。
   这里,我想详细记录一下两个人在黄金谷的那段对话——
 
乔伊第一次在杰克家作客时,在书房看到一幅很美的风景画,画中像黄金般的阳光,洒在山谷的另一端。杰克说,听说这里叫做黄金谷,并且说,人生就是这样,答案总是在山的那一头,我们得到的,只是影子。就是在那时,他说及母亲去世他的经验。婚后乔伊要他带她去黄金谷。两人沿路上,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快乐。到了黄金谷,他们才知道黄金谷不是遍满阳光之地。因为“黄金”是威尔斯发音的口误,其实恰好相反,它原意是“水”,是多雨之地。他们刚到黄金谷时,只见云层被风卷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是一层阴影与阳光的交替,阳光根本不在山的那一头,它就在山谷中,跟阴影交错出现。后来就下雨了,两人躲雨,乔伊跟杰克谈她即将死的事。杰克说:“不要扫兴,等时候到了,我会应付的好的。”(i'll manage to handle it)乔伊说:“可以比‘应付’作的更好,因为‘将来的痛苦会有现在的快乐,这是个交易。’(not just manage,i want more ,i really believe that The pain now is the part of the happiness in the past......It's a deal)乔伊要杰克用最积极勇敢的态度面对将来的痛苦,因为她们拥有此时的快乐,杰克感动的紧紧地抱住她。
这段话我反复看了三遍。痛苦是快乐的一部分,是的,听起来很深刻,但是很多人甚至包括当时的杰克都没有真正领悟这句话的含义。不然他就不会在乔伊说去自己快死的事实时,说自己会设法应付了,痛苦不是用来应付的,尽管面对苦痛时,我们那么急切地想摆脱,逃离,战胜,抑或是忘却,我们唯独没有真正学着去平和的面对,真正认为他是快乐的一部分,甚至是生命不可割舍的部分,当我们身陷苦痛时,别急着去做些什么,就让自己的身心去感觉,这种感觉的过程就是成长,这是男人的选择。但是这真的很难,不然像杰克这样硕果累累名言无数的智者在真正面临失去的苦痛时也会如此的手足无措而本能的选择安全,不过在他选择全身心的投入对乔伊的爱之中的时候,苦难也真正考验着他,当爱人最终离去,杰克尚且无法真正面对失去的苦痛时,而照顾乔伊孩子道格的承诺却还压在心头,当杰克弟弟华宁提醒他孩子更需要帮助时,杰克在那个在他笔下推开便是纳尼亚世界的阁楼旧衣橱前找到了道格,两人一齐坐在衣橱前沉默良久,杰克说:“当年我为我妈妈祷告,以为只要我相信,她就不会死。”孩子接到:“结果没有用。....我不在乎。但我不明白她为何要死?”杰克坦诚:“我也不明白,但我不能紧握不放。得放她走。”孩子继续问:“你相信天堂吗?”杰克说他相信。而孩子却固执的说:“我不相信。……但我好想再见她。“这是,杰克回想起了童年的自己,在相同的年纪他也失去了自己母亲,他也倔强的不相信有天堂,他也装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然而,那次伤痛让他很久都不敢真正面对内心,现在命运的一切都在重复,一切相似的场景一一呈现在杰克的面前,面对孩子对母亲的想念,杰克痛哭失声道:“我也是!”于是,两人相拥痛哭,为共同失去的生命中最爱的女人。这是影片的一个高潮,在这次痛苦中,杰克终于直面自己内心的苦痛,不再回避,真切体会,于是,命运的悲剧循环在这一刻的情感释放中被阻断。
影片最后,杰克的那段独白道出了他真正开悟后的心声,也点明了整部影片所要表达的核心——
   为何要爱?既然失去它是如此的痛苦。我在生命中有两次抉择,男孩,选择安全;男人,选择痛苦。现在的痛苦,有当时的快乐。
   Why love, if losing hurts so much? I have no answers any more, only the life I've lived. Twice in that life I've been given the choice, as a boy, and as a man. The boy chose safety. The man chooses suffering. The pain, now, is part of the happiness, then. That's the deal.
  为什么要爱?因为要成长。为什么要成长?因为生命只有一次,而我们不能一辈子做个男孩。

最后,梦幻没有了,宗教也无用了,时间才是最好的疗伤机器。痛苦也是必须具备和经历的人生经验。如此而已。

然而,面对词锋锐利的爱人,杰克节节败退。他对于才学和宗教的信念被步步挑战,直至被现实击溃。

生命中,我曾有过两个选择∶做个男孩或是做个男人。男孩在生命之道上选择了安全,而男人,则选择了承受苦难。(Twice in that life I've been given the choice, as a boy, and as a man. The boy chose safety. The man chooses suffering.)
                                                           ------题记
 
《影子大地》—做男孩,还是做男人?这是个问题!

当看到孩子徒劳在推那扇门时,我不由充满痛切的怜悯之心。谁没有这样的梦?谁没有想过会有外星人来拯救我们,谁没有幻想过有灵异世界庇护我们的苦难,然而事实是,没有彼岸,没有天堂,没有外力可以拯救我们。知晓这一点,非常残酷,但确是每个人的必然经历。

爱人被病魔夺去生命,宗教却失去了效力。他不得不面对真实而又残酷的人生。“天呢,我也很想她”,当他在孩子面前失控而痛苦失声时,任谁都会体会到这种椎心之痛。

当九岁时,面对至亲的死亡,他选择了安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杰克得到了第一次拯救。

杰克是才华横溢的牛津教授,同时也是睿智博学著作颇丰的作家。当一位心仪已久的女笔友前来造访以后,他就完全举止失措了。他遇到了挑战,遇到了对手,也遇到了爱情,也遭遇了失爱。当这一系列的状况发生之后,霍普金斯不得不面对人生第二次最沉重的打击,和最严重的精神危机。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影子大地》—做男孩,还是做男人?这是个问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