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旧事的本来面目:少年派毫不希罕的阴毒漂

星期六和朋友去看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温故一九四二》。两部影片都是讲挨饿的故事,一个是奇幻冒险的视觉大片,另一个是讲述1942年发生饥荒逃荒的真实历史事件,两部都是值得一看的影片,都涉及了一些宗教、人性等问题。同时提出了对生活的悔悟、信仰的拷问,和人性的反思!
关于宗教,两部影片抛出了一个问题——信仰有何用?少年Pi是一个生于印度并且同时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少年,信仰让派在苦难中从容地活下来面对生命,PI可以做出选择,选择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但《一九四二》里张涵予的神父却在饥饿和炮火中迷失,他看着小女孩的鲜血涌出的伤口,先是用手压住,然后扯出传教士的袍子堵住,最后用圣经压住伤口,但小女孩美好的生命依然灰飞烟灭,他抬头仰望,祈求上帝的帮助,但迎接他的却是从天而降的子弹,他绝望了,虽然被救,但他有了疑惑,为何上帝总打不赢魔鬼?那信上帝有什么用?他对外国神父说,他觉得自己的心里也住进了魔鬼。另外电影中人们都为了活着尝尽苦楚,却没有一个人选择自杀,他们都是卑微地生存者,财主读过书爱小猫的女儿舍弃了小猫为嫂子熬了汤,后来只因想吃饱想活命同时也能让家人活下来,宁愿自己被卖到妓院,佃户愿意卖掉小女儿,为老妈看病,但最后佃户的老婆在给孩子一个托付后自己把自己卖掉,换了能让孩子活命的粮食,如此凄凉,却没有人选择死。这就是中国人的信仰——活着!
关于人性,《少年PI》中人类的兽性帮助PI生存了下来,在最危难的时刻生存了下来。而当人无限的追求并接近神性的时候,兽性会在不被察觉时离去。所以最后PI哭的很厉害!他在老虎的眼里看到了另一个灵魂。而父亲告诉他,在老虎的眼睛里,你只能看到自己。父亲没有错,兽性没有情感和怜悯,与神性是毫不相容的。在漂流的过程中他渐渐明白了,也许父亲说得对,它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但我非常确定,我在它眼中看到的,绝对不只是我自己目光投射的倒影。它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但在我内心深处,它永远与我同在。
《1942》提到日军用军粮收买灾区人民,竟收获奇效。张默扮演的长工,被日本人长刀刺死,馒头在刀尖上,绝妙的隐喻,给你吃,后面就是刀。范伟饰演的小人物一直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找到适合自己对自己最有利的位置,他为了活命还接过了日本人用尖刀递过来的生鱼片,并说了一句辣,和前面老东家说吃树皮吃的嘴苦形成对比,道出了逃荒路上的人们心里的滋味就是苦和辣!面对范伟这样的小人物很多人会说这是民族的劣根性,这并不是民族的劣根性而是人性中软弱的一面,这很符合基本需求层次理论,生理上的需要是人们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它是最强烈的不可避免的最底层需要。在那样的环境下吃不饱穿不暖,随时都会被饿死,人的生理需求完全没有保障,这就成了推动人们行动的强大动力,会驱使人们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比如吃饱,比如活命!日本军官说了一句非常正确的话,他们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中国人!对于大人物来说,他们都是蝼蚁,棋子,必要时可以是弃子。我们感叹剧中人悲惨,但这种同情显得廉价近乎虚伪!  
 《少年PI》这部影片讲述的不是一个美的令人发指的奇幻故事,也不是纠结于宗教信仰和理性思考的一个拧巴的人生选择。它委婉而又明确的向观众用近乎疯狂而又含蓄的手法讲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所以这部影片真的不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而是 《Life of Pi 》。《1942》同样讲述了大环境下小人物的生活状态,所以两部影片都带给我很深的反思,我这样一个没背景有背影,没内涵又内伤的年纪,沉迷于并不光鲜但足够无忧无虑的过去,对未来充满了迷惑与迷惘,慢慢的变得很浮躁,觉得适时的调整自己,审视自己,活着就是美好,年轻就是资本,奋斗吧!!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西格夫里•萨松

  如此看来,我们知道了第一个故事就是现实的隐喻,它含有两层:一是对真实事件的隐喻,二是经过自己的感悟而升华出对人性思考的隐喻。这第二层便是电影的核心,也是导演和主人公想要表达的核心。

图片 1

  Pi是一个生于印度并且同时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少年,他的父亲经营着一个动物园,所以派从小就了解动物的习性……坦白说,这个故事的开头并不算吸引人,混合着宗教信仰的一个少年的成长经历。不过随后剧情正式进入到“奇幻漂流”。 派举家迁往加拿大,与他们同船的还有动物园的动物,Pi的父亲想把它们带到异国他乡卖个好价钱。但是动物园园长一家经历了一次类似泰坦尼克号式的沉船事件,除了Pi,家人全部遇难。Pi侥幸落在救生艇的舱盖布上得以生存,与他同处一艇的还有一条鬣狗、一只断了一条腿的斑马、一只母猩猩,以及一只成年孟加拉虎“理查德-帕克”。

  但个人认为影片向我们真是传递的信息恰恰是与上述相反的。还记的这前后两个故事的角色对应之后,第一个故事中的老虎就是主人公,那么故事中的Pi又是谁呢?传递给我的是一个明确的答案:心中的神性,在现实中引导人类的无形的神。它既独立于人类,又是人类的一部分。人类在很多时候抛弃了他,却又在关键的时刻接受他的指引,渡向脱离兽性的彼岸。在第一个故事中,老虎就代表着Pi甚至是人类罪恶和兽性的一面。当漂流初期的时候,老虎生猛无比,对Pi寸步不让;后面老虎因为饿极了之后又受惠于Pi食物的赏赐渐渐被驯化;一个最重要的桥段是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Pi看见了穿破乌云从天而降的圣光,高呼神迹并极力要向老虎展示,但老虎畏惧不前,充满畏惧的蜷缩在角落里。

  与前面人类欲望无尽的隐喻相联系,则是暗示人类盲目的信仰,却同时做着违背神性的事;有着无穷的欲望,始终无法脱离心中的兽性。正如在饭桌上,爸爸教导Pi的这个桥段:一个人不能同时信仰这么多宗教,如果你什么都信就代表什么都不信。然后又告诉Pi,希望Pi拥有自己理性的思维,甚至与老爸信的冲突都没关系,只要是出于理性的。也许观众或许认为影片在批判宗教信仰而宣扬绝对理性,神在危机的时候没有向Pi深处援手,正如在暴风雨来的时候Pi跪地长啸“你带走了我的所有,你还想要什么?!”对神的质疑。

  当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相信很多观众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故事中的四个人与第一个故事中的四个动物是一一对应的。此刻导演担心观众不能联想到其联系,还让采访Pi的记者此时发问以一一对应:水手是斑马、厨子是鬣狗、猩猩是母亲、而Pi自己是老虎。也许可能你还不能接受第二个残酷的故事,但是导演在讲述第一个故事发生的过程中已经数次暗示我们,第二个故事才是真是发生的:1、大船遇到风暴,当Pi跳上救生船之后,在中国船员用汉语大喊“斑马!斑马!”后,斑马跳进了救生船。此处暗示中国船员的角色对应。2、当Pi的母亲想换素的菜品时,厨子表现的极为恶劣戏谑,刚好符合鬣狗穷凶极恶的品性。3、 猩猩是漂流很久之后才找到救生船并在Pi的帮助下上船,并且只有猩猩是在Pi的帮助下上船。4、在猩猩被鬣狗咬死之后,老虎才突然出现反扑了鬣狗。这与第二个故事中Pi的母亲被厨子杀了之后Pi终于忍无可忍杀了厨子的出场顺序一致。

  Pi毅然的逃离的那个小岛,因为他不想继续活在过去,吃着同类生存下去。他跟随着神的指引,乘着小船,向着脱离兽性的彼岸。但此时,他仍然无法完全脱离兽性的一面,载着老虎继续出发。直到最后,那只老虎走进了丛林里,消失了。Pi哭很厉害,因为人类的兽性帮助人类生存了下来,在最危难的时刻生存了下来。而当人无限的追求并接近神性的时候,兽性会在不被察觉时离去了。他告诉作家,在老虎的眼里看到了另一个灵魂。而父亲告诉他,在老虎的眼睛里,你只能看到自己。父亲没有错,兽性没有情感和怜悯,与神性是毫不相容的。起初Pi并不相信,但是在漂流的过程中他渐渐明白了,这两者是不可能融汇调和的。“我以为它会回头,但它只是朝着森林深处望去,然后永远消失了。也许父亲说得对,它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但我非常确定,我在它眼中看到的,绝对不只是我自己目光投射的倒影。它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但在我内心深处,它永远与我同在。”

  

  在漂流的最初3天,鬣狗咬死了猩猩,活吃了斑马,老虎又杀死了鬣狗。接下来这个少年在海上求生的故事,就是如何对付理查德-帕克的故事。自知无法战胜老虎的Pi最终选择与它一起面对漂流生活。7个月中,他要收集淡水、捕鱼捉虾,他要使用一切海上生存技能喂饱老虎,也让自己活下来。当然,这场漂流也遇到了暴风雨、鲨鱼的袭击以及各种精彩而血腥的险境。在Pi与老虎所剩的食物耗尽后,陷入绝望的他们已准备从容赴死。但奇迹的是他们随着小船漂到了一座天堂般的岛屿。在短暂的停留休整之后,他发现这儿是个食人岛。惊恐的Pi与老虎再次开始了漂流,直到在墨西哥的海滩上获救,那只老虎却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图片 2

图片 3

  

  

  主人公在岛上获救,白天有着无穷的食物,干净的淡水,以致于他钟情于这个小岛,不想离开,因为对未知和死亡的恐惧让他想在这个岛永远生存下去,他甚至将女朋友送给他的红绳系到了那棵树上表达了他的依恋。然而黑夜降临,他看到了白天的湖水开始吞噬鱼类,那深不可测的湖水在吃着自己养育的动物,同时他又看到了那个仿佛莲花的树叶,一层层剥开后看到了人类的牙齿。白天和黑夜,馈赠与索取,吃和被吃。这就是此岸。这就是人类,这就是生存的残酷。

图片 4

  

  也许这是对素食主义以及素食主义者的一种讽刺的暗示。万物皆由造物主所创,动物与植物皆为生物,并无本质区别,所以老虎吃狐鼬就像吃一般。而此素食主义(或宗教信仰)则是建立在物质条件相对丰富的情况下,如果人在物质匮乏食不果腹境地就会放下束缚,正如在船上佛教徒会吃肉汁,Pi为了吃鱼肉不惜与老虎搏命一样。

  Pi年幼是信仰多种宗教,印度教(家庭背景)、基督教(跟哥哥打赌去教堂里喝圣水,从而和牧师交谈)、伊斯兰教(被伊斯兰教的诵经所感染)。他认为这些宗教是可以兼容的,他认为自己这样就接近了神,了解了神。其实主人公Pi就是全人类的象征,无论哪种信仰,哪种宗教,作者和导演就是要在这里引起全人类对于信仰的反思。此处的隐喻是:1、在船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因为是素食主义者,想跟厨子换全素的菜品。厨子先后指着肠和肉汁说:它以前是吃素的,它以前也是吃素的,随后引起了父亲的不满并险与其大打出手。2、饭桌上一个中国水手前来想要安慰这一家人,解释到:我是信佛的,但是这个肉汁我也吃。因为在船上,肉汁不算肉,只是调味品。3、Pi在饿极之后为了一条大鱼与老虎进行了殊死搏斗,全然不顾自己先前素食主义的信条。4、当Pi找到了那个小岛之后,饿极了的抛开地上的土寻找的植物的根茎满足的吃着。而老虎上岛之后看见大量狐鼬之后则是一顿猛抓猛吃,奇怪的是其他的狐鼬居然没有逃跑而是直立而视,这场景与Pi吃植物何其相似。

  

  

  

  因为这部影片真的不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而是 < Life of Pi >。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精彩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光复旧事的本来面目:少年派毫不希罕的阴毒漂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注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