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四万的药,只卖五百

这部电影讲得是,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徐峥饰),生活贫困急需用钱,因为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饰)的求助,意外成为印度仿制药“德国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

先说感想:1.整部电影保持着极好的分寸感,除了黑化的医药公司代表,其他角色基本终于本职。警察执法、穷人感恩、男主行善、药企逐利,当大家都没错却依然有冲突时,应该怎么办,是这部电影最深刻的部分。也是最本真的现实。2.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怕达不兼济天下,就怕穷还想兼济天下,因为穷者只能给天下以希望,却无力承担兑现希望的责任。给人以希望再掐灭它,比绝望更绝望。3.救急不救穷,是硬道理。4.先驱的行为对历史的进步是有用的,但对他自己却往往得不偿失。5.谭卓不凡。

记录一下,以证明看过。

以下内容含大量剧透,未观影者慎入。

原价四万的“德国格列宁”,印度仿制药原价只有五百,药效几乎完全一样。

精简剧情:讲述了男主程勇从以走私药谋利到走私药救人,而最终被捕,却因违法行为而推动了将治疗慢粒白血病的天价药纳入医保的故事。

图片 1

程勇靠着这药起家,组成了五个人的卖药小团体,也获得了巨额利润。

具体剧情:男主程勇经营着一家小店,靠卖印度神油为生。生意惨淡,交不起房租。经人介绍认识了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吕受益托男主去印度走私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仿制药“格列宁”。国内正版的格列宁卖40000一瓶,但印度仿制版只要500块。受离异妻子要带儿子移民、老父病重等钱救命、自己房租到期生活无着等压力,程勇终于答应去一趟印度。在印度一番交涉之后,供应商答应程勇,如果他一个月内卖光100瓶格列宁,就给他中国的独家代理权。回到中国的程勇为了卖药认识了病友群群主思慧,懂英文的病友神父和农村来的病人黄毛。在程勇的带领下,五个人合力拿下代理权,以5000元一瓶的价格向市场大量供货。程勇一夜暴富,四个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与此同时,正版“格列宁”的制药公司代表向警方报案有人卖假药,警方表示将彻查此事,而负责调查的警察就是程勇前妻的弟弟曹斌。

卖印度神油的程勇是个屌丝兼渣男,离异,一周只能见儿子一次。

但市场上卖药的,不只他一个,还有纯粹卖假药的张长林。

回到五个人这边,有一名患者家属找上门来,说老母亲吃了他们的仿制药身体出了问题,但程勇坚称药绝无问题。在追查真相的过程中,五个人发现了售卖所谓“德国格列宁”假药的骗子张长林。五人大闹行骗会场,戳穿了张长林贩卖假药的骗局。逃走的张长林深夜来到程勇的神油店,他发现了程勇走私仿制药的事实,并希望程勇以两百万的价格将独家代理权转让给他,程勇拒绝了他的提议。随后几天里,警方突袭了程勇的药店,得益于张长林的通风报信,他们躲过一劫。这时程勇发生了动摇,考虑到坐牢的危险,他决定把代理权卖给张长林。得知此事的思慧、吕受益、黄毛和牧师气愤难当,五人自此分道扬镳。

可现在连这一周一次的机会他都要失去了,因为妻子要带儿子移民,。

在张长林的威逼利诱下,他转了代理权,解散了小团体。摇身一变,成了纺织厂的小老板。

几年以后,程勇靠着第一桶金开了一家纺织厂,生意顺风顺水。正在此时,吕受益的妻子找上门来,说吕受益因为吃不起药自杀未遂,正在医院抢救。这时程勇才知道张长林拿到代理权后先以一万一瓶的价格售卖,后来涨到两万,有人因不满价格过高向警方举报了他。张长林通缉在逃,仿制药断了渠道,许多病友因为吃不起药而死去。来到医院的程勇,听着吕受益痛苦的呻吟深受触动。他决定再去印度买药救他。但是为时已晚,吕受益自尽而亡。深感愧疚的程勇决定重新卖药,这次他只以成本价出售,不为赚钱,只为救人。市面上重新出现的仿制药再度引起了警方的重视,调查中曹斌也明白了这不是假药而是仿制药,是救命药,卖药的人其实是在救人。于是他陷入了情与法的纠结中。另一方面,“格列宁”的制药方加大了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起诉印度政府,要求杜绝其国内企业非法仿制药的行为。程勇的进货渠道断了,他不得不自己贴钱从印度药店以2000一瓶的价格买进再继续以500元的价格卖给病友。与此同时,警方也步步紧逼,在一次行动中,黄毛为了救程勇而付出了生命,目睹这一切的曹斌再也忍受不了,决定退出专案组。而程勇最终也在一次给病友送药的过程中被抓捕归案。

程勇很痛苦,想留下儿子,却没有办法。

这一年,他换了头发,穿上了西装,收回了儿子的监护权,也守护了生病的父亲。

故事的结局,程勇被判刑5年,并获得减刑,3年释放。而格列宁也进入了医保。

他混得太差,交不起房租,父亲还病着。

那一天,他又知道了警察追查假药,张长林逃逸,无药可用的吕受益濒临死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澜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此时一个机会找上了程勇。

他重去了印度,以成本价代购药。后来,吕受益自杀了。小团体里的黄毛为了掩护他,出车祸死了。印度和欧洲的官司输了,药厂倒闭了。他不惜贴钱给其他病人代购的药被查了,自己也锒铛入狱。

吕受益是个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需要吃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续命,4万一瓶。

电影教科书上讲,好的电影,都是困境,没人解得出来。我从这部电影里,看到了好几个困境。

吃不起药的吕受益走投无路之下找到程勇,让他帮忙从印度走私仿制的格列宁。

第一个困境:穷,就该死么?

程勇没有同意。

有句顺口溜,“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虽然他过得很潦倒,却并不想坐牢。

可惜了,多得是没钱还有病的人。电影里的白血病患者,戴着厚厚的口罩,蜗居医院周边黑暗的小旅馆里,油腻的头发,灰暗的衣服,还有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双眼。

可就在这时候,程勇的父亲病倒了,需要立刻手术,手术费自然是他无力负担的。

而程勇,给了他们希望。所以五人小团体第一次聚餐时,大家举杯言欢,其乐融融,灯火斑斓的夜店里,看不出谁是病人。

生活将程勇逼到了绝境,他只得铤而走险。

竭尽全力,费劲心力,耗尽家财,能够成为一个健康的普通人,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啊!

图片 2

可惜旦夕惊变,程勇退缩了,卖假药要判八到十年,他害怕了。而此时,他已挣到了一笔钱,可以金盆洗手了。

这个时候的程勇,走私卖药纯粹为钱,也果然赚到了钱,还拿到了仿制格列宁的中国独家代理,结识了一帮病患为他打下手。

小团体散伙饭的那一天,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除了吕受益,还有思慧,老刘,黄毛。

程勇说,你们都应该感谢我,没有我哪有你们今天。

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程勇遭遇了一个真正卖“假药”的骗子张长林。

程勇说,生病的人又不是我?!

张长林逼他交出印度渠道一起发财,否则就举报他。

是啊,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与自己有关的事和与自己无关的事。

为了不坐牢,程勇将渠道让给张长林,解散团伙,不再卖药。

把啤酒倒满、喝完、摔碎就走的是十九岁的黄毛。那个身患白血病、怕连累家人而离家的黄毛,那个曾抢过程勇药分给他人的黄毛,那个不顾一切打过卖毫无疗效假药的张长林的黄毛,率先走了。

他将赚的钱投资开了纺织厂,做起正经生意。

牧师和思慧随后走了。

图片 3

吕受益看向程勇赔笑,“勇哥,今天大家都喝醉了,开玩笑的吧。”

三年后的一天,吕受益老婆失魂落魄的找上门来。

他并非不明白,白血病这个圈子,他走不出,别人看都懒得看。

原来自从程勇不再卖药后,张长林不断提高药价,导致病人连走私药也吃不起,举报了他。

他的脸后来扭成了一团、嘴角抽搐,出门的时候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地慢步走开。

最后张长林被通缉,再也没有人卖印度仿制药。

这个世界永远都由强者说了算,身为弱者,还能做什么呢?

吕受益吃不起正版药,不想拖累老婆孩子,自杀了,但没死成,被救了回来。

从那桌散伙饭,到他痛苦去世,只有一年。

程勇去看吕受益,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和三年前充满希望的样子判若两人。

疾病就是那样迅速凶猛地摧毁一个人,不留一点点痕迹。

尽管吕受益的妻子想倾尽全力救他,但他最终还是自杀了。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警察逼问卖假药的人是谁,没有病人愿意说。一位老太太站起来说,“求求你别查了。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程勇很难过,他找回以前的伙伴,重新开始卖药。

如果真能保证就好了。

可他已经没有了代理权,只能以零售价2000一瓶购买。

如果能不生病,谁愿意吃药。

老刘问程勇怎么办。

如果有钱能吃得起正版药,谁愿意吃盗版药。

程勇说买。

有些病,无药可医已经很悲哀了。更悲哀的是,有药,也没得医。

思慧说那卖多少钱?

第二个困境:药贵,也未必赚钱。

程勇说2000。

电影中唯一的“反派”可能就是医药公司了。成本五百的药,凭什么卖四万?!

此时程勇卖药已经不是为钱,而是为了那些吃不起药的病人。

因为研发,真的费钱费时费力!

吕受益的死,促成了程勇这个角色的升华。

一些药企,包括大学等科研机构,竭尽全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花费数十年时间甚至数亿资金,一无所获。而且研制抗癌药物,本身对于研发人员也有莫大的风险,癌细胞、分子扩散这些本身就会被人体造成危害;研发人员,大多数真的是有志之士,为研发新药做出的牺牲,也可能远超大家的想象。

图片 4

如果,药企一研发出新药,就以药品材料及制作本身的成本价出售,药企的亏空谁来填补?研发人员的辛苦谁来犒劳?长此以往,谁还愿意研发新药?那么,更多的“不治之症”,谁来攻克?

彼时张长林在逃,程勇的印度药一出现,顿时成了活靶子。

第三个困境:仿制药,可能真的是“假药”。

但吃他药的病人都坚决不肯透露药源,警察束手无策。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影视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药神: 四万的药,只卖五百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登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