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温情,活下来的想望

片子是好片子,可以跻身国产佳片之列。但是豆瓣上的9分过誉了,比较合适的分数应该是7分以上。高分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近年来好的国产片太少,水位降了,就愈发显得礁石高耸;二是本片确实击中了观众对医药市场密切关注这个痛点。

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最近刷爆了朋友圈,看哭了很多很多的观众,也让大家参与了一场热讨与深思:是情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情?专利药为什么是天价?仿制药是否应该存在?最为让人心痛并深思的是当社会的某个群体陷入了“世上最远的距离是药在那,而我没有钱。”的绝望处境时,他们该如何活下去,该如何让生命拥有活下去的勇气?而这一切才是我们热讨并的关注的意义。

太阳2登陆 1

影片讲述的是徐峥扮演的程勇帮吃不起正版药「格列宁」的慢粒白血病人赴印度代购仿制药的故事。正版药四万一瓶,仿制药出厂价只要五百块钱,程勇回国后卖两千块钱一瓶,算得上良心价了。当然,他最初只是为了赚钱,对于仿制药厂厂长说的「救世主」一词嗤之以鼻。不过对于国内众多贫困的慢粒白血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来说,仿制药无疑是救命药。于是,程勇的生意一度风生水起,让他赚了不少钱。然而,仿制药虽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假药,确实有效,但贩卖不在药品目录上的药品,毕竟是违法行为。程勇胆怯了,选择了退出,因为他上有老下有小,不敢进监狱。

影片中的情节让我的心受到一次次冲击:因为买不起正版格列卫,吕受益由慢性粒白血病转入急性白血病而后的割腕自杀到最后的死亡;身患白血病的婆婆握住曹警官的手颤颤巍巍地说:“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黄毛在运回印度格列卫时被大货车撞死。

电影海报

另一边,仿制药的泛滥引起了制药公司的注意,他们要求警方追查贩药者。主办警官曹斌是程勇的前小舅子,年轻气盛,富于正义感。一开始,他认为假药图财害命,必须要抓。后来,接触到病人,他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一位患病的老太太对他说,她吃了三年的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仿制药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她不想死,她想活,这有错吗?不但是曹警官,相信每个观众看到这里都会动容。兔死狐悲,求生的本能让我们无法无视这样的诉求。尤其是那句「谁家没个病人呢」,杀伤力巨大,观众纷纷中枪,或者开始思考自己中枪的可能。

而该如何让这场悲剧不在现实生活中上演呢?程勇在法院做最后陈词时说“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天价药,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我相信今后会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每位参与热讨的人都希望一切都好如程勇所说的那样,但也如他说的那样他不是药神,而这世间更没有药神,没有救世主,那有什么?有爱、有健全的社会保障机制和社会力量。

01.

程勇就中枪了。最初当吕受益找他代购仿制药时,他是拒绝的。把他推向代购这条路的是沉甸甸的现实:父亲病危,做手术需要钱;前妻嫌他生活潦倒,要把儿子带到国外去;小店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上了锁。所以,他走上代购这条路是逼上梁山。上山之后,身边聚起了几个帮手,领他上山的吕受益,在病友中颇有影响力的QQ群主刘思慧,能说英语的刘牧师,还有少言寡语却仗义疏财的黄毛。这些帮手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让程勇真正走进慢粒白血病人的生活,看到了病人们的痛苦和无助。于是他变了,从最初的不屑于做救世主,变成向成为救世主的方向狂奔。这个转变表面上是因为吕受益之死,但从他翻找出吕受益留下的小卡片时就已经开始了。

太阳2登陆,所以电影也呈现了世间温情的一面,也呈现了向上的方面。在生死面前,每个人性的闪光点温暖了濒临绝境的人。

《我不是药神》最近很火,火到连李克强总理都专门就该电影作出批示的程度。

影片基本上是以程勇的视角展开的,观众跟着他一起,见他所见,感他所感。警察和制药公司那条线,只占了很少的部分,只是为了叙事的完整。程勇的视角让观众得以近距离地了解病人,理解病人。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视角是片面的。

因为法大于情,曹警官愿意接受所有的处分不愿跟踪这起假药贩案。

该片目前在豆瓣的评分为8.9分,远高于去年的热映影片《战狼2》,在正式上映第二日,票房便突破6亿大关。

整个事件中的关联方,即便是印度仿制药厂厂长都展示了亲情的一面,骗子张士林尚有机会说出「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救得过来吗」这样真情流露的话,制药公司的代表却在为数不多的几次露面中始终一副道貌岸然,公事公办的做派。不能说影片在刻意地丑化他,但确实是在有意避免让他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病人这一边,拜几位演员的精湛演技所赐,个个可亲可信,制药公司代表却如同新闻发言人,不是演员不行,是他没有空间。影片在人物塑造方面是失衡的。

吕受益的妻子在医生建议不主张治疗时斩钉截铁地说“治”

相比于《战狼2》带给观众的民族自豪感,该影片直面药价过高的社会问题,让人在笑与泪中获得感动,让人在情与法间叩问正义。

正是这种失衡,让观众不自觉地站到病人一边,为他们掬一捧同情的泪。就像曹警官一样,面对病人的绝望的求生,心硬不起来,只能说「这案子我办不了」。这算是温和的,激烈的还要大骂制药公司丧尽天良,发人命财,恨不得也像片中示威的病人那样泼他们一身秽物。

程勇在印度药厂停产后继续用2000元的高价回购药品并与500元的价格出售给病友,思慧说这样你一个月要损失好几十万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部影片能获得群众如此多的好评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病人们反复控诉的是制药公司定价太高,不合理,但没说要符合什么理。其实,影片借那位生病的老太太之口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不想死,我想活,所以你们的药得让我吃得起。

当思慧联系了除了上海以外的病友群,当那一幕幕字映入眼帘“我们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时和那一张张因为走出困境而露出的微笑的脸。

太阳2登陆 2

擦干同情的泪水,想一想,这个理说得通吗?

当程勇被送入监狱的那一刻成千上万的白血病患者为其送行,因为感恩他们在有菌的环境下摘下了口罩露出了自己的脸。

02.

关于原研药为什么卖那么贵,国内为什么没有仿制药的问题,已经有不少文章做了深入的分析。本文只是影评,对此不深究。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找相关文章。

程勇出狱的那一天曹警官对他说“别再碰假药了,专利药进医保了。”而恰恰那条汽车行驶的大路一路畅通更像一种生活顺畅的象征。

该片的情节不太复杂,影片讲述了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中年失意男,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成为解救数千名癌症患者的“药神”的故事。

推荐两篇 关于原研药价格:是现实,还是煽情?医药界“反击”《我不是药神》 国内仿制药: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

这些温情与感恩让人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跟随着电影看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原型“陆勇”,7月2日他在清华大学与大学生们一起看完了《我不是药神》后说“我是一个白血病患者,我是自救,顺带也帮助大家。”据《GQ中国》报道,34岁那年,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正版格列卫,花费56.4万。后来他改用低廉的印度仿制药,不仅把这些药推荐给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一度被称为“药侠”。这是来自人世的温情,在自救的同时帮助了病友。但他不是药神就如他说的那样我只是个白血病患者,我是自救的同时顺带帮助了大家。

白血病患者吕受益之所以要找程勇从印度贩卖仿制药“印度格列宁”,是因为正品药太贵他买不起。贵到什么程度呢?两种药药效相同,正品药一盒需要37000元,印度仿制药只需2000元,而代理价只需500,其中的天价利润让人心惊。

问题是复杂的,不能苛责一部电影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本片这种主题先行,带动观众情绪一味指责制药公司的做法,对于「天价药」问题的解决,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使泪水模糊了视线,让人们看不清真正的问题。

而真正的强心剂是来源于政府部门的全民医保、大病统筹、社会的慈善机构、民间的互帮互筹、社会的温情。这就是一股力量,只有这股力量才可以对抗疾病的无情,只有更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才能不会引发像吕受益那样的悲剧。

但为什么制药公司有底气要这个价呢?答案很简单:命就是钱!对于那些需要靠这种药来救命的人来说,只要自己负担得起,药多贵都会买。制药公司正是抓住了病人的这种心理,才敢于漫天要价。因为在他们眼里,病人的一条条人命,都是他们的摇钱树,只要有人要用药救命,自己就有大把的钱赚。

微信公众号:小盆哟「littlebasinyo」

2018年,中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2018年,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所以迎来了新的转机2002年,慢粒白血病存活率约为百分之三十,2018年,慢粒白血病存活率为百分之八十五”。

世界上还有什么钱是比救命钱更好赚的吗?更何况这种赚钱方式完全“合理合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里托·贝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一切如程勇所说的那样,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而一天已经来到。

但对于病人来说,要想活命就需要长期服药,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负担得起的。对于那些没有钱的病人来说,钱就是命。药卖得便宜一分,病人就可以多续命一秒。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影视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湖温情,活下来的想望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登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