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历史正剧,不细究则美观

我习惯边看边吐槽。每看三十秒,切到QQ对朋友吐槽三十秒,所以花了好几天的晚上也只看了几集。

作者:史遇春

说真的,看的时候希望把自己知识清零,朋友觉得非常好看,个人感觉,在把自己完全代入编剧设置的情景来看的话,可以说是好看。杨修先声夺人,司马懿苦肉破局,曹操雄谋韵事,荀彧燮理阴阳。每个人物在剧情中都能有所表现,多方势力犬牙交错,在国产历史剧矮子里能算高个那一撮了。但若细究其一些剧情就颇有问题。姑且不说那错位的曹娥碑,错乱的时间线,最重要的是,那骄横跋扈的曹孟德看得人尴尬。

先说说事情的背景。

荀氏八龙,慈明无双。

本剧时间线虽然错乱(211司马昭出生,210求贤令,208华佗死,207郭嘉就死了,205杨彪就退休了,200官渡之战),但大背景基本是在官渡之战前,剧中此时,曹操当众威逼汉帝、斩杀大臣,将杨彪司马防下狱——这不叫曹操,叫曹尔伽美什。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袁术打算称帝的时候,派人去告知吕布,希望得到吕布的支持。当然,袁术也一定给吕布许诺了很多好处。也不知道吕布是怎么考虑的,他并没有买袁术的帐。吕布不但关押了袁术的使者,而且,他还把袁术的书信作为证据上报朝廷。既然朝廷知道袁术有了谋反之心,那么,不征伐谋反者,无法显示朝廷的威严,不征伐,也无法给律条一个交代。

2.

事实上,在袁绍虎视于北、自己发布求贤令(尽管实际上是210年)的情况下,曹操是不可能那么嚣张的,至多是“求贵人杀之”。至于侮辱天子,滥杀大臣,是没事找事——其一,易使对汉室有好感的人才就此远离司空府。

出征讨伐袁术的,不是别人,正是曹操。

颍川为郡名,治所在阳翟。据说,上古时代,夏禹之国,便在此地。

其二,汉行察举,官员通过举荐、联姻、任子,在朝在野形成关系网,滥杀大臣之举会得罪其门生故吏——这其中有相当数量是在任官员——按《魏略》:太祖北拒袁绍,时远近无不私遗笺记,通意於绍者。曹操势力内郡守多有私通袁绍,此举无疑将加剧他们对曹操的反感。且不谈关押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的杨彪,关押司马防则是奇闻——且不说司马防当初举荐有恩于曹操,更重要的是,司马氏是并州河内温县大族,此时曹操刚刚把魏种调去当河内太守,经营并州,防备袁绍,转手来了这么一出,不怕司马氏效仿濮阳田氏?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吕布出于各种考虑,又和袁术勾结了起来,他派高顺去攻打刘备,这个时候,刘备是投靠在曹操一边的。曹操派夏侯惇去救刘备的危急,不想夏侯惇不是吕布的对手,出师不利。这一年的九月,曹操亲自率军征伐吕布,并且生擒吕布、陈宫等人,全部杀掉。

至秦时,颍川已演变为国之大郡,辖17城,民百万口。其境继承申、韩遗风,好争讼分异,俗多朋党。汉时,颍川成为实际上的学术中心,名士大儒均来此地开馆授徒,私学极盛。

魏种:(黑人问号.jpg)

在曹操攻杀吕布的时候,原本听命于汉朝廷的河内太守(今河南武陟西南)张杨因为与吕布私交很好,加之他还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于是,张杨就乘机捣乱,起兵与吕布遥想呼应。后来,张杨手下的将领杨丑杀死了张杨,将领眭固又杀死了杨丑,并且领着这一边的人马归顺了袁绍。曹操派史涣、曹仁处理张杨遗众眭固一伙的事情,最后,眭固被杀,眭固的幕僚长薛洪、河内太守缪尚率众投降,被封为列侯。

东汉至魏晋的时代,颍川人士以其特有的方式燃烧了自己,并深刻影响了历史的走向。

总而言之,这个编剧的政治观似乎是:不管势力差距,只要总揽天下贤才就能把敌人一锅端。

这场战事胜利收场后,曹操建议朝廷,让魏种做了河内太守,并且把黄河以北的事情全部托付给了魏种。

3.

至于太常杨彪尚书令荀彧在曹操开会讨论时出席、郭照念曹丕南征时的诗、荀彧这个人物对曹操称臣等等,就不吐槽了,比起上面算是小问题。

背景交代清楚,下面就说说这个河内太守魏种。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颍川地处四战之地,祸乱频仍,世家大族自此纷纷出走,寻找出路。荀氏家族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一分为二,一支投靠曹操,有史可查的有荀彧、荀攸、荀悦等;另一支辅佐袁绍,只一人,乃荀彧之兄荀谌。

还有拿「罗贯中编得,我编不得」、「罗贯中逻辑错乱,我错乱不得」说事——以当代史学之发达、网络信息之丰富、剧组资金之雄厚,去和元末区区一罗某比,未免要求太低。

汉朝的时候,官员有向朝廷举荐人才的义务。魏种因为品行端庄,受到曹操的器重,他被曹操推举,做了孝廉。

荀彧字文若,早年便跟随曹操,居中持重,机鉴识人,时人称为荀令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司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孝廉,史载是在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6年~前87年)执政时期设立的察举考试,通过这种考试来任用官员的一种科目。

荀攸字公达,算无遗策,妙计百出,曹操对其赞赏有加,乃其谋主。

孝廉的意思就是,孝顺亲长、廉能正直。

荀悦字仲豫,《后汉书》称其“才智经论,足为嘉史”,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

这种科目,的确也为国家拔擢了一些人才。但是,到后来,也出现了很大问题。民间歌谣有云:

荀谌字友若,袁绍手下重要谋主之一,辩才绝伦。

举秀才,不识书;

可以说,颍川荀氏最光芒四射的时代,当在汉魏之际。这段纷扰的岁月里之所以涌现一大批名垂青史的风云人物,固然有着其家传思学的渊源,而荀氏家族的坚持与信仰,由此也可见一斑。

举孝廉,父别居。

说起颍川荀氏,荀彧自然是一位绕不开的人物。他品行高洁,目光如炬,其弃袁奔曹之举,与孔明追随刘备,死而后已之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寒素清白浊如泥;

但不同于诸葛亮的地方在于,荀彧的结局,是一出早就注定了的悲剧。当初平二年的秋风略过东郡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曹操是一位旧人,是旧制的捍卫者。

高第良将怯如鸡。

而荀彧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只能代表一股崭新的力量,来推动历史的车轮继续前行。

可见,察举制度到后,因为被世家大族所垄断,国家的名器,最终成了部分人互相吹捧、弄虚作假的工具。

因此,在最后的岁月里,荀彧陷入了无比痛苦的纠结与挣扎之中。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兖州叛乱的时候,魏种当时就在兖州任职。曹操接报兖州郡县纷纷背叛的消息之后,他很有自信地说:

他的挣扎,也是颍川荀氏的挣扎。

“兖州地界,郡县众多,迫于时势,纷纷叛变,我想了一下,大概只有魏种是不会背弃我的。”

4.

事实证明,曹操要么是太自信,要么就是高估了魏种。最后,确切的讯息是,魏种也跟着大家一起叛乱了。

建安十七年,荀彧身死,史书上给出的死因只有三个字,以忧薨。

听到魏种叛乱的消息之后,曹操勃然大怒,他当众宣示说:

第二年,曹操进魏公,加九锡,建魏国,赞拜不名,剑履上殿,拥有冀州十郡之地。

“只要魏种不是向南逃到越人的不毛之地、向北窜至胡人的蛮荒之野,我一定要派人把他抓回来。魏种一旦被我抓住,我一定要将他砍头示众。”

太阳2登陆,荀彧之死,扑朔迷离。后世对此众说纷纭,争议极大。民间论者皆以为荀彧身为汉臣,其心忠于汉室,故对曹操称公一事颇为不满,引起后者猜忌,被逼而死。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在曹操砍杀了张杨的遗众将首,收复了张杨归降的人马之后,被生擒的魏种也成了曹操的俘虏。

对此论,我不敢苟同。

按照一般人对曹操的印象,生擒后的魏种,猜想肯定会成为刀下之鬼。可是,历史的事实并不是这样。

兴元二年,荀彧建言曹操时,曾说:昔高祖保关中,光武据河内,皆深根固本。

曹操见到五花大绑,被押到面前的魏种,并没有任何一般人想象中的举动。

建安元年迎奉汉献帝时,荀彧还说:昔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

看到活着的魏种,曹操的所有气早就没有了,他亲自为魏种松了绑,并且安排让他坐下。

甚至,荀彧还曾直言不讳道:今与公争天下者,唯袁绍尔。

曹操对魏种说到:

将汉献帝比作义帝,以刘邦为榜样进言,直言“争天下”之事,其隐含的潜台词,可见一斑。

“当年,我举荐你,是因为你是个人才,是因为你的品行。虽然,兖州之乱中,你做了对不起国家的事情,但是,考虑到当日的情势,我也理解你的难处。我相信,你还是那个魏种,你的人品还在,你的才华未失。就目前黄河以北的情势看,河内郡的太守仍然责任重大,我考虑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才来担当如此重任,今天见到你,我心里有底了。河内太守的人选,非你莫属,我会马上奏报朝廷,建议你来担任这个职务。”

也许,荀彧从来就没有留恋过汉帝国。从一开始,他就是以帮助曹操一统天下为己任。

魏种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时候,他所有的、应该有的,大约就是感恩戴德了。

可既然如此,荀彧又为什么要反对曹操称公呢?

曹操对众人说:

很简单,因为荀彧出身于世家大族。他身后站着的,是整个荀氏家族的士族利益。他向往的不是恢复汉帝国的荣光,而是能够代表士族利益的门阀政权。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影视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历史正剧,不细究则美观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登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