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

  《色。戒》我一直绷到台湾完整版DVD出了才下了来看------你爱说我什么就说我什么好了,总之,照看了删节版看了完整版的赵同学的说法,删节版明显看起来情节不流畅,不自然。为什么王佳芝忽然变得专业起来,邝裕民杀人那场戏显然起一个交代作用;而为什么又忽然同情起易先生,当然不仅仅是一枚钻戒而已,那两场激情戏中微妙的做了铺垫,到珠宝店的时候,只能说是她内心最后一丝防线的崩溃。而李安本人,也对大陆的删节版有不小的意见。

记者:我们都注意到剧组的衣服上印着片名,两个字之间用一道竖线隔开,这是不是意味着你赋予影片更多的内涵?

2007年10月4日,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香港旺角一家电影院,将近3个小时后,我依然无法抑止心中的感动,坐在位置上久久回味。李安这个华人电影界中标志性的导演再次深深打动我。

 

李安:《色·戒》绝不仅仅是佛家语讲的“戒色”这么简单。我觉得这一分隔学问很大,“色”就不光是色情,它还有色相,七情六欲,人生百态都在其中:“戒”很关键的一点是那个戒指,易先生对王佳芝的承诺,人一拴上这个戒指,人生举止就要有很正确的作为,而当初这个戒指的 来源,又有人生警戒的意味……所以我 觉得它区分有很大的意义在里面,但是用逗点区分张爱玲自己好像也不满意。用竖线隔开,我觉得色好像是感性,戒好像是理性一样,也是有这么一个辩正的意味在 里面。

《色.戒》中间的分隔符是不能省略的,它将“色”与“戒”分割开来成为两个独立的名词。“色”代表欲望、占有、感性。“戒”则是警告、理智、理性。也许在很多人在选择这样一个题材的时候,会让理性大过感性,而李安(不如说是张爱玲)则表现的恰恰相反。这是部颇为另类的片子,故事发生本在上海沦陷后的日占时期,面对着半壁江山沦陷、政府软弱无能,历史背景本来值得大书特书。汉奸本来应该阴险狡诈外带一双色咪咪得眼生,爱国主义者就应该正气凛然,特别当主角们是一群乳臭未干得穷学生时,就应该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然而如果《色.戒》是这样理性压倒感性的话,张爱玲也就不是张爱玲,李安也就不是李安啦。

    说完了这个绕不开的话题,现在可以心平气和的说一下这部片子。我一向的看法是,看电影就像看小说一样,先不要去管它的微言大义,而应该体会它带给你的最初了审美体验,也就是导演的基本功力,是否可以一下感染你。这一点《色。戒》做得相当成功。如果你经常读一些老先生们在《万象》上写得关于三四十年代在香港或上海求学生活的回忆文章,就会发现,李安几乎完全复制出了那种感觉------和读那些文字是一样的感觉(并不是具体的风物,而是一种整体的感性经验,不晓得我说明白了没有),这必须是对那个年代有比较深入的体会才能真正感受到。仅凭这一点,李安就足以打动我。当然也有不少给《色。戒》挑刺的文章,但如果不是导演功课做的细致,又怎会激起人们探究的兴趣?

太阳2登陆,        引这么一段话,是想说李安的色戒跟张爱玲的不是一回事。
看完李安的电影我为汤唯的眼神易先生的克制深深倾倒,荡气回肠,我深深相信易先生是爱王佳芝的,王佳芝无可选择只能爱易先生。最后不是特务放走了汉奸,而是一个女人放走了一个男人。
       不一定因为爱,但这个男人是这个乱世之中唯一珍惜过她、看懂过她、保护过她的人。
相比那群一声“王佳芝——上来呀”把她喊上舞台,把她当诱饵器重之又嫌弃之的同学来说,易先生太可爱了。
而对王佳芝来说,最后被易先生枪决的命运并不是最悲惨的一种,因为起码有爱恨来解释了她这些年的失去,最悲惨的是他们杀掉了易先生,她依然是那个被嫌弃的诱饵,一副好的色相。
       汤唯把王佳芝演得太好,虽然麻将桌上的左顾右盼有点过了,但是那种沉静为底,有憨也有媚的感觉太对;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个感觉,这要是给章子怡演,那就毁了,因为章子怡只有媚和狠,那种笨笨的憨憨的气质已经没有。比如牌桌上一个顾盼一个对视,我都能想象章子怡浅笑着写着算计的眼风,而撞上汤唯的眼神,那一瞬她是往里收的,有点不自信的怯,有点空空的迷茫,但随即清醒。汤唯这个人是往下沉的,章子怡是要破鞘而出的。
       如果王佳芝不对路,那这戏就要打折了。但是王力宏有多么出戏就不用说了,在港大校园里李安给他的面部特写虽然台词说得是救国大计,但还是让我没忍住笑,有点荒诞,但这本来就是场戏,汤唯是戏里的真、王力宏是戏里的假,倒是有点歪打正着的感觉。
同样值得敬佩的是李安保留了大量的床戏,在北美上映的时候是NC17,这个意义就是票房可以忽略不计,在很多电影里床戏是一种刺激一点点缀,是感情戏的一点延伸,但看这部戏里床戏绝对不会让你有一点点快感,全是压抑,那些长镜头里两个人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较劲,就是感情戏。
       另一段感情戏是在日本会馆里。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
       因为你要我做你的妓女。“
       ”我带你来这里,比你更懂的怎么做娼妓。“
       她没答话,却说:“我给你唱首歌吧,我比他们唱的好听。”
       唱的是天涯歌女,一个是乱世里人人憎恨的汉奸,一个是漂泊无依只能在一个潜伏女特务的角色里演自己的女学生,戏假情真,大概如此。

从未见过像李安镜头下易先生这样的汉奸,他温文尔雅中不失谨慎;落落大方中不乏狡诈。印象中好像梁朝伟继《伤城》之后又一次扮演反面角色(如果没记错的话),可是易先生在片中自始至终都没有拿起青铜器猛砸人的脑袋。易先生事事谨慎,处处小心,说话老道,不轻易相信人。但他也有脆弱的一面,世事混乱及特务工作令他性格颇为压抑,甚至可以说是心理变态,因此给了王佳芝们趁虚而入的空间。按照王佳芝的分析以及老吴的对话,至少王佳芝不是第一个企图接近易先生的人,也不是第一个色诱他的人。而最终易先生在王佳芝面前还是感性压倒了理性,他近似疯狂的占有着王佳芝,宣泄他内心的压抑,暴露他毫无防备的一面。起初他对王佳芝还是抱有戒心,但自从在餐馆里王佳芝对着他唱了一首《天涯歌女》后,他的面对这个女人时,感性已经完全压倒了理性。最后当他决定用仅存的一点儿理性处决了王佳芝时,他还是不敢面对现实。“麦太太回香港了!”也许这是最好的理由,最好的借口。

 

       “你想不相信我恨你?”
       “我相信。”
       “我恨你。”
       “我说我相信,我已经很久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你再说一次,我相信。”
       “那你一定很寂寞。”
       “可是我还活着。”
       易先生最后坐在王佳芝住过的房间里,堪称是这种活着的最好的解释。

片中邝裕民为代表的正面人物(爱国人事)表现的是如此懦弱,他们嘴里说着大道理,满腹经纶忧国忧民义正言辞,确将一个自己喜爱的女子推向危险边缘,这时候王佳芝已经变成了一枚棋子,卒已过河,毫无退路可言。在邝裕民身上,理性占了绝对的上风,就在他和自己深爱的女孩之间,也只拥有一个迟到3年的吻。在后来色诱易先生的种种过程中,邝裕民这帮人的身份有了质的变化,他们后面有了重庆地下情报组织作为领导,整个组织更加严密,完全不同于第一次几个学生“过家家”似鲁莽。他们有特定的接头地点,有了固定的领导人老吴。而老吴面对快要崩溃的王佳芝和义愤填膺的邝裕民时,情绪激动的他却拿“忠诚”作为尚方宝剑。而忠诚对于王佳芝来说,就是要“像奴隶一样让他进来”,让他看到自己流血、哭喊,并且坚持着耗到他筋疲力尽为止。

    在此之后,就能仔细品一品其中所谓的“微言大义”了。焦点无非两个,即李安是否误读了张爱玲,以及是否在为汉奸翻案。第一个问题别人说得已经很多了,其实完全是个伪问题。此前看过张的小说原著,和电影最后的含情脉脉确实不同,调子是彻底的阴冷下去。但李安从来没有说过要拍出原著的意味这种话,对不对?至于第二个问题,只能归结于看惯了《地雷战》里那种梳分头戴草帽的汉奸的无脑粪青们智识水平有限造成的欣赏障碍。是的,你现在可以很安全的敲几个脏字然后心安理得又无任何风险地标榜自己所谓的爱国立场,但是是否忽略了在当时的环境之下,一个人做出选择所要面对的复杂性和偶然性。电影其实正是表现了这种不确定,可是,仍然有人看不明白,实在可悲。

       因为喜欢这部片子,又去找来张爱玲的原作看。
       却发现原作里并没有这么饱满的情感,王佳芝放走易先生之后去的不是福开森路,而想的是到自己在上海的一个亲戚家躲一躲。
       邝裕民和那些同学一样,没说出“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这样的话。
       易先生最后得到的是一种中年之后还能有这种际遇的自喜,安全的拥有的满足,她终于永远属于他了。
       壳还是那个壳,里面的东西却不一样。

王佳芝,一个失去父爱而又渴望被爱的女孩,学生时代的她是一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她为此不惜作出巨大的自我牺牲。然而当易先生突然离开香港时,她发觉自己被时世所愚弄,当她见证邝裕民等同学一刀刀捅死曹先生时,她彻底崩溃了。当她三年后再次面对易先生时,易先生粗暴的进入她的身体,她感觉自己是面对一场战争,她渴望早日解脱,但却被老吴用更为高尚的借口说服。她开始周旋于阔太太们中间,开始变被动为主动,并逐渐从与易先生几近疯狂的做爱中体会到快感,并体会到征服一个男人的成就感。后来易先生要求王佳芝帮自己办一件事儿,而王佳芝想过很多,可能是为了试探她,可能是为了揭穿她真实身份,也可能是其它,但是种种猜测下来,另她没有想到的是易先生仅仅是为了送她一颗钻戒,一个只属于王佳芝的钻戒。至此王佳芝完全背叛了自己的忠诚。可以说王佳芝一直是这个片子中最感性的人,只不过起初她的感性略带几分理智。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影视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色戒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登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