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花辛芷蕾此人物的片段深入分析和思想

     相信很多朋友和我一样,看到17集时都忍不住骂编剧“脑残”,但转念一想,不就是一个电视剧嘛,能在其中找到自己感兴趣与动的部分就可以了,剩下的遗憾的,也为自己留一个想象的空间,或者是在自己的真实的人生中去实践。
 先来说说爱情,看的时候我就在想,马学军这样的人,这个时代还有没有了?痴情到这种程度却不令人讨厌,他的爱不同于英子式的“死缠烂打”(原谅我用这样的词语,不完全是贬义)。他特别能等待,特别有耐心,哪怕遭遇无数次的拒绝,但只要花蕾蕾还是单身,他就不会停止对她的好。在花蕾蕾“被迫”结婚后,不知情的他选择离开,而让自己去品尝失恋的痛苦滋味。而后来,当花蕾蕾离婚,处境凄凉时,他又站出来了,给了花蕾蕾无限的依靠。
 如果说十几岁的马学军疯狂地迷恋着花蕾蕾,为他打架,为他要死要活,可以理解为一种小男生的迷恋。但十多年后,当马学军和花蕾蕾都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马学军依然站在花蕾蕾身边。花蕾蕾问马学军,这样帮助自己需要什么条件?马学军说,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还要什么条件。看剧的人明明知道在现实中,这种爱近似“乌托邦”,但还是忍不住感叹。
 除了爱情,此剧还有很多看点,例如兄弟之情:父母死后,大哥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几个弟弟长大成人,而几兄弟迥然不同的个性也让全片充满了张力和冲突元素,甚至不乏幽默。
 最后隆重推荐本剧充满质感的“时代感”,和其他弘扬主旋律的同类怀旧片不同的是,这部片子暴露出很多那个时代的阴暗面,或者说是改革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片中刻画了国家机关中的官僚主义,赵远志一语道破了天机:“机关”,“机关”,就是机关算尽的意思。在机关里,鼓励与提倡的,不是实事,而是讨好领导以及和同事明争暗斗,赵远志式的人物成天琢磨着送礼、拉关系,然后圆滑地寻找机会一门心思地往上爬。机关的工作不仅枯燥重复,而且它还像一个巨大的组织,让你不得喘息,动不动就以组织的名义让你“检讨”、“听话”,总之,这部剧展现了机关的另一面,不同于外界看起来那么光鲜---它简直就是一个驯服人的工具。人没有了“流动”的权利,那就真如赵远志说的那样,“同事”就是一个人的命运,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都忙着“搞关系”也就不足为奇了。
 十多年过去了,看似我国正在向市场经济转型,但为什么公务员的铁饭碗还是那么热门,如果是真的想做点利民的事还好,怕就怕“官本位”意识后藏着的那个“利益”。
 片中还间接反映了民营企业的举步维艰,这个局那个局都不眨眼睛地瞪着民营企业,就等着挑出个茬,金老板开的那个录像厅,后来说没有就没有了。马学军办一个搬家公司,得把公家的人当老爷捧着。更要命的是那个年代的人的思想观念,重“铁饭碗”轻“私人企业”,片中大哥当初被工厂辞退后,一个大男人竟然哭起来。
  当然,还不能回避“下岗”这个话题,对于那时的人们,家里有人下岗,那可意味着晴天雷劈。
  总之,细细算来,也不过就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但短短的二十几年,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人们的思想观念也被迫跟着变化。就像马学军跟着金老板时从广东出差回来时,站在门槛上唱着崔健的歌中歌词写的:“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总觉得花蕾蕾暗喻了一种乌托邦的思想。而马学军则是编剧刻画的时代弄潮儿,他有干劲,顺应时代的潮流,逆境中也破风乘浪,就像老三对花蕾蕾说的那样,这样一个全民皆商的时代,你看得惯也罢,看不惯也罢,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地用力地生活下去。我想这也许也是编剧想表达的那种带点阵痛的观念蜕变吧,那个年代的人,是从建设社会主义的美好乌托邦思想中成长的,后来遇到改革浪潮,这一系列观念的冲击有时让人有点无所适从,但不管怎样,在顺境逆境中都保持乐观向上的姿态、好好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看完电视剧《你是我兄弟》,一直想写点什么,可惜自从没了语文课,我的才思枯竭,心中有话就是说不出来。好在自己又把电视剧里比较值得回味的地方重温了一遍,才觉得有东西可写,感叹主人公命运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惋惜。

这两天刚刚看完这部电视剧,来到贴吧看到不少人在喷这个人物。其实我个人觉得理解一个人物应该站在特定的社会背景。

当然,说到惋惜,无非就是说主人公的爱情,马学军和花蕾蕾,两个一再错过的人,两个真心相爱却越爱越凄惨的人。很喜欢这两个角色,所以我也很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可命运总是那么捉弄人,相爱的人总是不能在一起。
其实形容这两个人有两个词我觉得特别合适,就是“完美”和“不完美”。

花蕾蕾这个人物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时代。计划经济时期,由于体制整个国家的氛围趋近于一种革命式的理想主义。而花蕾蕾在其爷爷的影响下,受这种思想的影响尤其之深,所以她也立志要干一番大事成为一个外交官。这类人的性格特点是清高,注重精神上的富足和体验而不屑于向物质妥协。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花蕾蕾一开始不断拒绝马学军了。正是因为因为马学军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世俗的人,缺乏这样一种比较大的视野和格局,他所谓的幸福不过就是物质上的富足,对于花蕾蕾这种有着知识分子情怀的人,真正的爱情是一种灵魂上的交流,是彼此的相互了解和志趣相投,而马学军明显不懂这种情怀。

马学军是个完美的不完美人。在那个时代,安于现状亦步亦趋是主旋律,进国企拿“铁饭碗”更是每个人的追求,直到现在,人们还是把高学历与好生活划等号,所以在当时,马学军学习不好还经常打架,这就是没有希望的表现。在此我顺便同情一下他的大哥,每个父母都怕自己的孩子出事,更何况是早早挑起早逝父母重担的大哥,还要照顾三个弟弟,他的压力可想而知。马学军就是这么一个不完美的人,成绩不好又不老实,花光了父母留下的钱让家人为其提心吊胆。但是,他的拼搏没体现在学习上却在生意场上发光,他的执着没表现在生活中却对爱情死心塌地。他发现了金老板,并成了学徒,虽然也做过偷表贱卖的傻事,但也帮老板护住钱匣才让老板特别器重他。之后他开了搬家公司,虽然也有阻扰的声音,因为在那个时代做生意就是走资本主义路线,人们多少还是有抵触的,但他敢做敢闯,也渐渐的有了起色。之后经历了重重挫折,可他又爬了起来。虽然生意场风云莫测,整天都得观瞻变幻,不像“铁饭碗”那么踏实,但是一朝发财也只会属于他们这些敢闯的人。事业的成功弥补了他的差成绩,而他对花蕾蕾的一片痴心又把他推向好男人的行列。试问还有什么能比一个有钱又专一的男人更能吸引女人的呢,纵使那个女人离过婚,纵使那个女人命不久矣,但他依然肯为她披上婚纱,这样的好男人到哪去找。所以,作为一个不完美的人,他用自己的拼搏和执着让自己变得完美。

然后这样一种理想主义式的道德观念又使得花蕾蕾不会向生活妥协,所以不足以适应这个正在发生巨变的社会,而这也让她几番跟秦大姐闹矛盾还有看不起赵远志的为人。在她被骗婚几经波折之后由于自身能力所限她发现凭借自己根本无法改变这个利欲熏心的社会,后来她被迫离开了体制也开始被迫适应这个社会。为了生存她去开了美容院并且受到龙哥那些黑社会的骚扰,而这些事情也加深了他对这个社会的厌恶,正如她后她问马学军:每一个人对我好都是有条件的,你的条件是什么? 而在马路上相遇后马学军再次进入了她的生活,她虽然跟马学军并不属于一类人但是还是被马学军那种纯粹的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的爱情所打动,她开始真正爱上马学军。但是编剧可能为了让这段爱情更加凄美动人直接让花蕾蕾得脑瘤离开了人世。

花蕾蕾从一开始是一个完美的人。出生好长得又漂亮,从小就受到高文化水平的爷爷的影响,她的思想全是一些进步的完美的纯粹的东西。她请学习好的同学去她家吃饭,也是接受爷爷的教导要跟成绩好的同学在一起;她不敢承认马学军是为她打架,是因为她不想与那些不是好学生该干的事扯上关系,即使之后她为自己不诚实感到后悔;她放弃了大学而选择了当兵,是不想再被打败;她选择了国企而不肯和马学军一起奋斗,也是她想能在国企为祖国做贡献。她的思想受她爷爷的影响太深,老一辈革命家纯粹的脱离低级趣味的无产阶级思想在那个时代已经体现出一点格格不入。所以当她失去了爷爷的庇佑,走上这个社会,她也就突然觉得手足无措。她没有真正可以倾诉的朋友,曾把她当公主的人也对她白眼,在税务局里无所事事,满腔的抱负得不到用武之地。她追求完美可事与愿违,渴望抱负但又处处受阻。所以,即使她的出生再完美,她依然经不住世俗的考验也渐渐变得落伍。
可是命运就是如此,毛头小子变成了成功商人,花家公主却在国企里不可终日。他们的观念也渐渐转化,马学军修理了自己的毛刺,务实且努力,花蕾蕾也意识到了国企的束缚,渴望突破却找不到出路。他们不是一个世界一个层次的人,却在那个时代因为相知相惜而渐渐走近。

不过我觉得这个人物可以刻画得再好一些,让她身上那种理想主义者被现实毁灭的味道更浓,这样的格局也更高些。不过可能怕审核不通过,所以看到了一个这样比较僵硬的花蕾蕾。

本文由太阳2注册欢迎你发布于影视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花辛芷蕾此人物的片段深入分析和思想

TAG标签: 太阳2 太阳2登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